【带卡】【回村土设定】异端疏漏【十四】

>简介:如果带土把发动第四次世界大战的贤值用来发现宇智波斑的阴谋...   


>配对: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


>感觉已经很久没更新了……忘了前面内容的请不要留情地点前情提要吧。


>这一章,OBKK有着一个很大步的进展。




+++









拾肆













      早晨卡卡西醒来的时候,他首先感知到的是在他鼻尖上飘着的煎蛋的香味。不像其他上忍的宿舍,因为他偏好安静,也就被分配到了一间位置比较孤僻的宿舍。过去这么多年,从未有人家早晨做饭的味道飘到他的卧室里。 

      他从床上坐起来,脑袋稍微清醒一点之后,意识到了所谓的这个香味,是从他宿舍里的厨房传出来的。 

      他还听到了锅铲和煎锅碰撞的声音,盘子从橱柜里被取出来,放在厨台上。那个人关掉了火,把煎蛋盛到盘子上。 



      卡卡西走出卧室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个不速之客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走出来。 

      带土抬眼瞥他,“醒了?” 

      他原地扶着门框,感觉有点超现实,却还是诚实地回应了带土,“啊。” 

      将餐具摆放好之后———卡卡西特地留意了他是放置在桌子两侧,正好面对面的位置———带土又看他一眼,“快去打理自己,敢让我第一次下厨就吃凉饭,饶不了你。” 

      他下意识地点头,结果直到嘴里满是牙膏泡泡,才回过神。 

       


      “鸡蛋浇上酱油,绝对是美味……”带土跟他这么说着,拿起装着酱油的瓶子,往他盘子上的煎蛋面上倒了一些。 

      卡卡西拉开椅子坐下来,他盘子上的煎蛋最多有三分熟。 

      带土拿起筷子,从底面挑起一角,“我在外面学会的,这个煎蛋火候要把握的很好,底下是熟的,不会被筷子弄散,上面是稀的,到时候这样用嘴一吸———”他用行动给卡卡西完美地演示了一遍,末了还非常满意地啧啧嘴。 

      一张纸巾递到带土的面前,他睁开眼,看到卡卡西没忍住般弯起嘴角,“擦擦你的嘴角。” 

      带土勉为其难地接受了,然后斜着眼睛一直盯着卡卡西,他一边擦一边在心里冷哼:我就不信你卡卡西这么完美能不沾一点酱油! 

      结果是带土心满意足地、装模作样地抽了一张纸出来,又塞进卡卡西手里,还说道:“擦擦你的嘴角。” 



      早饭吃完,等到卡卡西洗好盘子回来之后,他才开始询问带土。 

      他先是对前几天带土将累得半死又伤痕累累的鸣人背回村子表示了感谢,那个时候很多事情一齐发生, 三代和大蛇丸同归于尽,四代目火影也是被很多件麻烦的事情缠身而根本无法顾及其他的事情。 

      “毕竟是老师的儿子,而且是因为九尾暴走的力量触动了我下的神威术式,”带土说,“我到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已经走了,鸣人那小子半昏迷在终结之谷那里。” 

       


      是了。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相处。卡卡西猛然意识到,在之前他们还曾疑似处于一种冷战或是吵架的氛围———具体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卡卡西早忘了———但他们随时又能在见面的时候若无其事,相处的态度和平时相差无几。 

      没人真的亲口说过彼此是恨是爱,他们是大人了,早就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不再是孩童。有些事情不能那么简单地像鸣人和佐助一般就脱出口———即使是他们,经历了这些,也还能轻易地就说出口吗? 



      “我知道你待会要去老师那里忙,”带土说,“忙完之后我在小树林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讨论。” 









      卡卡西到达小树林已经是下午了,他没想到在那三个木桩前能看到带土正站在那里。 

      “你一直……在等我?” 

      “想得美。”带土毫不留情地白他一眼。 

      卡卡西耸肩,表示自己也不过是开个玩笑。 



      带土这次没有绕圈子,他开门见山,“虽然上次我不允许你擅自使用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但是现在我要亲自教你怎么使用,我不知道我们分开的这两只眼睛是不是同一种能力,但是估计使用的诀窍应该是一样的……” 

      卡卡西第一次觉得带土做出的决定如此急迫,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迫使他要做出决定一样。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不可小觑,随即带来的代价也是极大的。自从上次他跟纲手大人提出那个问题之后,他们就一起做了详细的研究,主要还是纲手大人深入研究的更多。她告诉卡卡西,如果按照常理来推断,万花筒写轮眼消损的是瞳力,如果使用的次数越多而使用者的视力愈发下降,那么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失明。 

      他当时内心是震惊的,带着罕见的恐惧。他根本无法想象如果带土失明的场景,明明那么多痛苦都折磨过带土,再加上这样一条,未免也太过了。即使他想立刻把写轮眼还给带土,一是带土会拒绝,二是这样根本就没办法改善这种情况。 

      带土明显是清楚这些,所以才明令禁止他使用万花筒的力量。 

      木遁细胞有着几大特点,最大的一个是能够快速地修复身体上的损伤。纲手自然对这方面有着一些研究,但是她也只能理论上推测带土拥有木遁细胞之后,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但也只不过是也许。 

      也许这个词是不肯定的一种概率,就算是确定的事情也会有变数,更不要说是不能确定的事情。更何况这关系到带土。 



      听到带土简单地跟他讲了一下写轮眼查克拉的分布流向和当变化成万花筒写轮眼时改变的一些流向时,卡卡西忍住没打断带土。 

      带土只当他在认真听,也在心里那么小小地感叹了一下,卡卡西还是当年的天才。他这种基本上算是野人学法的摸索出来外加一个宇智波族人老祖宗教导的人,能够说出口的一些诀窍理论完全就是屁话,但他也总不能跟卡卡西说是这全靠感觉吧? 

      不过几刻钟,带土就看见卡卡西眼中写轮眼慢慢转化为他熟悉的那个镰刀的万花筒样式,虽然只保持了几秒钟。 

      卡卡西没骗他,使用万花筒力量的时候,靠近的另一只眼睛会发热。带土右眼写轮眼一转,发现了这昙花一现万花筒的原因,“查克拉消耗量猛增……”果然因为不是宇智波族人吗?而且卡卡西查克拉量本来就不属于很多的那种。 



      闭合万花筒之后,卡卡西只觉得眼睛刺痛,他不由得闭上了左眼,过了一会才睁开。带土在面前皱着眉看着他的反应,“应该是正常的反应,对于你来说,”他伸出手,嘴里喃喃着,“但是还是让我看一下……” 

      带土戴着手套的右手伸过来触碰到他的左眼,食指和中指抵着眼皮。带土扒开他的眼睛,神情认真地看了一会,松开了他。“没什么问题,这个你拿着。”带土从腰封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看样子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舒缓眼睛疼痛的一种药水。” 

      他没说什么其他的,但是卡卡西知道这瓶药水肯定没问题。虽然带土没提,但是在给他之前,一定他自己先试过了。 

      但是卡卡西并没有接下。 



      “为什么突然这么急?” 

      “什么?” 

      “这么突然让我使用万花筒的力量……明明之前不愿意让我用,”卡卡西对上带土的目光,“发生了什么?” 

      他的眉头仍然皱着,“难道你所有的猜想都是别人真实的想法?” 

      卡卡西说:“虽然只是猜测,但是一般都不会出错。” 

      带土的语气变得僵硬,他硬声质问卡卡西,“难道说你不弄清楚,你就不继续学?” 

      他摇头,“这要分情况。” 

      带土握紧了手里的瓶子,先是冷哼,“你爱学不学,若是觉得我用万花筒的力量害你也行!” 



      怎么可能告诉卡卡西,怎么可能告诉他,这是斑的计划正在实施?他怎么可能告诉卡卡西,一尾到九尾的人力柱都会死,只有合并成十尾,所谓的月之眼计划算是迈入开始?他知道月之眼计划下的世界是没有战争没有伤害,纯粹完美的幻术构造的世界……他怎么可能告诉卡卡西,他其实是赞同这个计划的? 

      斑说,那纯粹的爱能够转化成纯粹的恨,而那种爱,总是会被利用。 

      他现在再也无法像最开始那样了。他的恨现在已经无法重新燃起,他恨这世界,但再也不刻骨铭心———是因为爱才让对立的情感淡漠。而重新让他意识到爱的人———他完全能够想象到当他告诉卡卡西这一系列的计划的时候,他会告诉木叶,然后会引发怎样的后续。 

      他无法容忍。 

      最低的底线是他不参与其中,木叶是亡还是苟延残喘的活着都是以后不受控制的事情。他只需要保护、保护这个———  




      卡卡西抬手,轻柔地将那瓶药水从他手中拿出来,握在手中,“若是我真的这么认为,然后不学了,苦恼的难道不是你吗?有什么事情,即使如此你也不愿意说?” 

      带土先是一愣,随即像是怒极而笑,“我不想说的事不过是,这万花筒的能力就是在慢性杀死你这个不是宇智波的人,你这么用下去,迟早有一天身体会透支。” 

      他的脸上不悲不喜,异色双眸静静地看着带土,他开口,慢慢地问道:“……是吗?” 

      带土迎上目光,毫不遮掩,“是啊。” 

      他再也没追问下去,就像这件事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案。 

       








      带土右手提着两条鱼从河边走回来的时候,看见卡卡西已经躺在草地上,陷入了睡眠之中。 

      他用写轮眼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因为之前频繁集中使用万花筒的能力而导致查克拉耗得所剩无几,累的直接躺在地上休息,结果一下子没控制好,直接睡过去了。 



      如果可以,他愿意和卡卡西一直拌嘴吵着无伤大雅的小架到永远……而不是像之前为了那些可能在未来造成沉痛打击的秘密而有所保留的争斗。 

      未来,卡卡西知道了月之眼计划,这可能引发第四次忍界大战的阴谋,带土是早就知道的———他会怎么想? 

      带土不敢想象。 



      两条鱼直接挂在从地上现造的木桩上,带土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走到卡卡西旁边。轻手轻脚地蹲下来,安静而专注地盯着他。 

      原来查克拉消耗这么大……连额头上都有汗了;还有他那个眼疤,之前还没有认真地看过,感觉当时一定很痛———不过肯定没有他这个半边身体痛。 

      小树林傍晚非常安静,几乎只有时不时吹过风的动静。他的内心难得如此平静。带土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贪恋的不舍得。现在多好,现在多好,每一个当时想着的现在,都希望永久地停留在现在。唯一他能够作弊的,是用写轮眼从某种意义上将现在永恒地静止,拥抱进他的记忆里,他的幻想里。 

      风吹过身旁的草,是沙沙的声响,连带着,带土也注意到卡卡西的银发也随着风晃了一下。 

      鬼使神差地,他居然探出了手。在指尖触摸到卡卡西发尖的一瞬间,他回过神来,动作也硬生生地停顿在那里。 

      唯一无法停止的是,他的心在那一刹那,猛地跳了一下。 



      玖辛奈说:如果有一个人在你心里,无论他在别人眼中怎么变化,别人对那个人的看法如何,都无法动摇他在你心目中他的模样……那一定是特殊的那个。 

      带土此刻却是苦笑也无法做到。 

      师母啊,我恐怕……这个白痴卡卡西不仅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垂下头,俯下身,心跳止不住地加快了。 

      仅仅不过是一下而已,没人会知道———而且还会用神威这种非常作弊的能力。 

      他闭上眼。 

      一如他们仍在暗部时,那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做法握住卡卡西的手一般,他的唇恰到好处地覆在卡卡西被面罩遮挡住的嘴唇上,由于神威,他们的嘴唇有一小部分是重合交叠的。 

  


      当他几秒之后,也可能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带土就退开了。但是他却直面猝不及防地撞上卡卡西完全清醒的视线。 

      这下一直不听话跳个不停的心脏猛地停滞了。他浑身血液似乎瞬间逆流,冷的让他浑身发颤。脑袋里全是嗡嗡声,根本无法顾及思考应对方案。 

      他只知道自己唰地从地上站起来,卡卡西随即坐起来。他记得自己似乎还往后踉跄了一步,嘴里根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可能说着:“那个……不,这个事情完全……”;也可能一句话没说,直接哽咽地说不出话,脸色惨白吓人或是阴沉,他都不记得了。卡卡西当时是怎样的反应他也模糊不清了。 

      他的脸烧得厉害,舌头也捋不直,什么我捉了几条鱼还在那边我我我…… 

      他立刻转身想要避开一切。 



      唯一记得太过清晰的是,当他转身离开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的右手手腕被一把拉住,他想都没想,毫无防备地被拽着回过身去。 

      他看见卡卡西似乎说了一句:你知道你使用万花筒的时候眼睛会发热吧? 

      他好像是木讷地回了一句:……哦。 

      再然后呢? 

      他记得,卡卡西用着非常平静的目光盯着他的脸一会———也许是一个世纪的长度,这种小事他记不清楚———然后卡卡西利落干净地用空着的那只手食指勾下面罩,然后不带停歇地直接站起来,朝他这边凑近。 

      直到那柔软的唇不过轻轻挨着他的嘴唇的一刻。 

      也许,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直接炸开了,什么也不重要了。 




TBC





评论(41)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