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扳】骇客职业操守【中】

>梗概:骇客这个职业没有什么白纸黑字的行文条约,但是有一点他们肯定,那就是没有……不准办公室恋情这一说法。 


>本故事专注于Dedsec美好而闹腾的日常和情感,是关于黑扳这一对搞上的有详有略的一个记录。 


>故事内容横跨游戏开始到结束以后【剧透概不负责慎】,基调欢乐轻松,写着只为一乐。 


>他们这么可爱这么美好,幸福和他们最配。 


>我收回万字完结这句话,字数已爆,我竟一点都不奇怪。


>前情提要:【上】



+++






3






      如果马可仕和扳手知道席塔拉心里所猜测他们两个关系开始的时间,大概免不了要揪着这个误会嘲笑她很久。 



      扳手三世还在处于十月怀胎前几周待产期,他们现在遇到了一点小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的解决与否决定了他们共同心血的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不算中途一次又一次失败的过程)。 


      作为扳手一世,他这几天都在为三世的夜视功能的芯片设计操碎了心。为了不浪费材料,他只能用电脑做一些漫无目的假设搭配。他在陷入工作热情的时候通常顾不得Dedsec通话频道里甚至是周围的动静,他一般都会关掉Dedsec通话频道。 


      他的无名指正要像往常一样敲下键盘上的回车键时,他被一只手猛地扒住肩膀,朝后方拽去。他几乎在同一时刻就甩开对方的手,随即转身,没能等怒瞪或是破口大骂这个人——— 不好意思,所有Dedsec的人都熟知彼此,知道那不能越过的雷区有哪些,他向随便什么东西只要能够说得出口的发誓,如果这个人是他妈的那个T骨,他就要把他的鼻子——— 

  

      “马可仕现在情况危急!需要支援!” 


      是席塔拉。她的眉头紧锁。他面罩上生气的斜线一闪而过转而变成问号。 


      “……什么?”他反问,视线里乔许和T骨都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手里紧握着手机,据他老练的观察,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马可仕?支援?拜托说清楚点!” 

  

      他的记忆里,马可仕所遭遇的一些听起来超级酷炫和一些糟糕透顶的事情都从未真正让席塔拉这么紧张过。他不得不也背后一凉,仿佛就像是俗话说的,有一种对于坏事的征兆预感一般。 


      不过几分钟,他就顶着没有表情的面罩,拿起背包里的榴弹发射器从从骇客空间里冲了出去。几步跨到街上,他在道路一侧找到了一辆摩托车,想都没想他就选择了这个代步工具。 


      他几乎不选择这么暴露自身的工具,但这属于特殊情况。几分钟之前席塔拉的话一直在脑内盘旋,他只能加满了油门,咬着牙用粗话咒骂那群旧金山该死一万遍的黑帮帮派和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一点鬼用但是还是祈祷马可仕坚持住活下来——— 

  

      “马可仕正准备让旧金山580帮派和苏大妈帮派联合起来攻击我们Dedsec的阴谋落空,他今天到了他们联络的地方,也就是刚才十几分钟前,然后他在对会面场地动手脚的时候,这两个帮派的人从集装箱里冲了出来———”她语速极快,可这都不是扳手关心的。 


      “然后呢?!” 


      “刚才我们正在联络的时候,他应该是受伤了,地点就在……” 




      那个时候开始,扳手只觉得自己脑袋像是挨了真正的扳手重重的一击般。他不是一个传统的骇客,不像是乔许那样当个宅男窝在电脑前,整天靠着一个液晶显示屏和键盘就能活下去。他喜欢破坏,用炸弹或是什么乱七八糟其他的东西都行,最终的目的是释放他内心没办法压抑控制的暴躁。现在他必须头一次忍耐住这操蛋人生中最来势汹涌的一次像是要杀死他的破坏欲望,只能靠加满油门,闯过一个个红灯,朝着海岸一路不停歇。 


      他的手在颤抖,大拇指又一次不小心地戳到了屏幕的播放键,那是最后一段马可仕和Dedsec联络的音频。交火声顿时和脑海里一直构想的重合。扳手看了一眼手机上越来越近的红点———那是马可仕的位置———险险躲过了一辆货车。 


      马可仕,兄弟……马可仕·哈洛维,你他妈必须给我——— 


      上次何瑞修死去的场景他仍然记得清楚马可仕险些崩溃的呼吸声。正如马可仕永远都是那个最快振作起来给他们展示前方道路的人一样,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但是扳手从不敢保证,他本身就属于情绪易失控的人。 


      到了地图上的亮点附近,车都还没完全停下来,扳手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下来的时候还姿势颇为狼狈地踉跄了一下。可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现场一地的尸体,他一路跑来都没有看到马可仕。这真不知道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如果这群帮派把马可仕带着伤绑架走了会怎么样?他之前也在帮派混混里待过一阵,一些最基本的规矩更是清楚的很;如果马可仕没被绑架,那他会在哪? 


     扳手跨过一个580帮派狙击手的尸体,听到下面正对面的电压箱迸发了一点火花。一个念头之间,他从集装箱上迅速且利落地落下来,“我找到马可仕了!” 




     看到马可仕———谢天谢地还是那个完整熟悉的马可仕———扳手有种错觉,他觉得那个时候跑近马可仕时双腿一软,身上带着的挎包扔到地上,他几乎是扑在他身边的沙土上,引来马可仕夸张地吸气。 

   

      “哇哦、哇哦……这大礼我可受不起。” 


      马可仕跌坐着,背靠着墙壁,那把消音狙击突击步枪在看到扳手的时候终于松开了。他连连咳嗽了好几声,忍受疼痛般地皱着眉头,还有心情开玩笑。 


      但看样子扳手完全不买他的帐,他只顾着找他身上的伤口。马可仕腹部右侧一团暗红色,扳手立刻在脑海里回想一百种作为旧金山居民急救方案,结果只知道应该阻止血流的更多的压住伤口而已。 


      他朝通话频道里吼着:“该死的救护车怎么他妈的还没来?!” 


      “操……”扳手听不见现在他的声音是颤抖的,电子音加剧了这种效果。他深呼吸着,探出手想要帮助渐渐失去力气的马可仕压住伤口,席塔拉和T骨都在频道上让他冷静下来,好好思考———操那些理智为上的人!扳手先是攥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他知道自己在情绪失控的时候对他自身控制会失去所有的限制,如果他此刻伸手压住马可仕的伤口,会不会太过用力恶化伤口?如果他此刻不去压伤口,那马可仕能不能撑到救护车来?会不会流血过多…… 


      “操!”他大骂,手最后还是触碰到了马可仕的腹部伤口上方,他努力让自己抖得不那么厉害,面具之内他第一次觉得有些供氧不足。 


      “嘿———”另一只手———是马可仕的左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马可仕脸色糟糕透顶,即使如此他也是安抚性地笑着,“我会没事的……”他的手微微用力,覆在扳手手背上,朝伤口处按压。


      扳手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然后稳了下来。 


      马可仕看着他,“想不想知道你现在面具上显示的什么表情?” 


      他猛地抬头,瞪向马可仕。 


      马可仕作罢,“只是尝试一下……”他动了动放在扳手手背上的指头,算是一种安慰,“狙击手的子弹没打中我,是从侧面敌人的手枪子弹,而且你看,我还在这种情况下干掉了他们所有人呢!……好吧我知道不怎么好笑,但,扳手……扳手,看着我。” 


      他从来不知道抬头也会花费他这么多的力气。马可仕眼睛里是平静,从来没有那种持续的慌乱,也没有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现在谁才是那个真正需要安抚的人…… 


      他说:“……一切都会没事的。”


      扳手张了张嘴,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




      救护车就像他妈的一个世纪人类都要灭绝了的时候它才从那个白痴一样的交通系统的操控下来到这里。扳手在那群穿着最烦的白色人群抬着担架,嘴里叫着什么朝他们跑过来的时刻,扳手这才感受到脊梁那股凝固的寒意朝他身体其他部分四散开来。


      他帮着他们把马可仕搬上担架的时候,反手紧握了一下他的手,随后马上就松开了。 


      “M,”他嗓子沙哑干涩,“……别死。” 


      马可仕来不及回应他,就被供氧面罩格挡了所有的话语。 



      松开马可仕的手任由地球万有引力操控,无力地垂下,砸在地上。扳手一直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等着救护车刺耳尖锐的声音远离。他把耳机扯下来,扔到远处。 


      他好好地、久违地回味了一下这种几乎是恐惧到极致的情绪在他身上发挥的作用。他累的就跟一天都在外面为了不被抓到而不停逃跑,不仅如此,脑袋也是麻木空白的,他的手也有些不听使唤,甚至在看到自己身上这些刺青的时候,总感觉它们要从皮肤上挣脱。他突然一拳恶狠狠地砸在地上。 


      他的手上,是马可仕的血,有些部分已经干涸了,粘在皮肤上。 


      扳手就用着沾着血的手,拿起跌落在一旁的榴弹发射器和手机,他慢慢地站起来,脸上面具的显示屏是空白着的。 





4





      事实证明马可仕受的伤不算重,他第二天中午就醒过来了,不过想要从床上下来行走估计还要一周多的时间。 


      他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是席塔拉。她正翘着腿,拿着手机噼里啪啦打着字。 


      “第一次知道Dedsec通讯还用文字。” 


      “这当然是为了病人休息的原因,”席塔拉说,然后就对着手机开了口,“嘿!大家!我们的马可仕醒啦!” 


      通讯里有乔许一如既往的老实回应,也有T骨玩笑的话。席塔拉在那之后关掉联络,想起来为马可仕叫来医生。 


      席塔拉看他一眼,“别说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原本以为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应该是另外一个对不对?其实我也想,不过先听一下你睡觉的这一天发生的事情,580和苏大妈帮派在旧金山大大小小数十个帮派据点都被炸得粉身碎骨,据新闻报道,没有留一个活口;据内线可靠消息,他们黑帮现在没精力来整我们Dedsec了。” 


      “这算好消息的话,那么坏消息是?” 


      “Well,坏消息就是,现在我们有两个伤员需要照顾,一个乖乖在床上躺着,另外一个找不到人影。” 


      马可仕一愣,“扳手受伤了?” 


      也不知道席塔拉是想翻白眼还是叹气,她说道:“你们俩啊……不,扳手应该没问题,身体上,这些后续善后是扳手搞定的,但在那之后他就切断了联系……不过现在他应该在医院外面某个地方徘徊,等着我离开然后悄悄溜进来看你之类的。” 


    


      马可仕是在晚上等到扳手的。病房的电子锁咔啦一声打开,走廊里白色灯光把才入睡的马可仕惊醒了,他扭头看到一个带着兜帽的人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晚上好,扳手。” 


      扳手的身影明显顿了一下,他快速地关上门,但是马可仕那边已经开了床头暖色的小灯。灯光刚亮的时候,扳手瑟缩了一下;等光线足够亮,马可仕能够看到兜帽阴影打在高挺的鼻子上。 


      “操……对不起,我、我没想到———”马可仕瞪大了眼睛,他可没想到扳手会没戴面具来见他,这也许是扳手想要把走廊灯光挡在门外的原因。马可仕即刻伸手去关灯。 


      “没关系。”扳手出声,这迟缓了马可仕的动作。他的声音比较沙哑,缺少了电子音的修饰,就像收起了全身的刺一般,显得比平常更加平静和低沉。 


      这种唯一对他取下面具不设防的表现让马可仕伤口的刺痛都减弱了。 




      他走到马可仕床边,“本来没想吵醒你的———” 


      “什么吵醒,我就一直在等你来好吗?” 


      马可仕现在能看见扳手的眼睛了,本来是带着蓝色的,在金色暖光中和下,是一种浅色的绿,连他额头上的伤疤也柔化了。扳手挪开了视线,他垂下头,“看来席塔拉没夸大事实。” 


      “是你太担心了,”马可仕笑道,“都说了一切会没事的,你信我准没错。” 


      扳手淡淡地看他一眼,“我永远都信任你,马可仕。” 


      “我知道,”马可仕说,想着这下气氛有点严肃了,“你的面具怎么回事?” 


      扳手:“……被打坏了,狙击子弹擦着侧面,损坏了线路。” 


      “天啊,听起来真是糟糕……等等,你不会还没来得及修吧?” 


      扳手不言,马可仕思索前后事件,自己琢磨出了一个理由,他瞪大了眼睛,“哇喔,这可真是……谢谢你,扳手。” 


      他指的是这一天扳手的复仇。 


      马可仕终于看到扳手嘴角微微翘起,“嘿,你和我,”扳手说,“互相看着对方背后,这没变吧?” 


      “当然。”马可仕毫不犹豫。 


      

      他们随后闲聊了一会,扳手从椅子上起身,朝门口走去,马可仕叫住了他:“你准备去哪?” 


      扳手:“呃……骇客空间?” 


      马可仕不可置信:“开什么玩笑?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而且看看你,走路都在晃,这是个豪华病房,有个又长又宽的沙发,你就在这里休息,然后明天我们来讨论一下扳手三世和你面具的改进。” 


      走路在晃这句话绝对是夸张,扳手暗地吐槽,但是他依旧无法拒绝马可仕。他长舒了口气倒在沙发上,黑暗里听到彼此平缓的呼吸声时,似乎不用带上面具也能自由。 





TBC




NOTE:相信我,我玩到扳手那一段的时候,一打开物品栏,word扳手,厉害了,全是枪,闪闪发光【。

一个武力值max【可为什么还是用着遛猫的借口被FBI捕获了【的扳手

消音狙击突击步枪是神器,天下无双。

评论(8)
热度(145)
  1. OceanPure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