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刺客AU】方位空缺【AE,CH.3】

>配对: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 


>梗概:艾吉奥正被一些太过于逼真的幻觉所困扰时,他收到了自从刺客组织成立以来第一次召集分散在全世界各地的刺客首领汇聚在一个秘密地点开会讨论千年以来首次刺客与圣殿骑士准备联手的消息……路途上他对早就预料到的埋伏以及其他事情一点也不觉得出乎意料,除了他将会遇到另一名刺客这件事以外。



>前情提要:CH.1   CH.2



+++






Chapter.3







艾吉奥曾几次在奥迪托雷庄园的地下室徘徊。那里只有千年以来的尘土和七尊雕塑,他的指尖曾触碰过每一处雕塑前座上的圆盘印记,他甚至还长久的停留在传说中的刺客阿泰尔面前,凝视那被切断的无名指。除了这些意外清晰的细节之外,一身与近日出现的幻觉中的白袍相似的服装,兜帽下的容颜更是模糊不清。

其实面前这人,跟雕塑上,几乎没有什么相似之处,然而艾吉奥看到那双眼睛时已然明了。

他身处的四周尖叫迸发,人群以他们为中心朝周围四散去,不远处还有追兵,而现在艾吉奥敢肯定那是负责埋伏阿泰尔的圣殿骑士了。他和阿泰尔无言地看着对方几秒之内,他注意到阿泰尔的目光几乎是不留痕迹地扫过他的双手袖剑———如果他没有这九年刺客生活的话一定会忽视———接着他侧目朝正逆着人流朝他们冲过来的追兵。

“呃……”最终还是艾吉奥先开口,想象中遇见阿泰尔的情况和真正遇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至少他根本想不出来能说些什么。阿泰尔,一个他到现在为止都还念不对他姓氏的同龄的刺客,却已经在刺客这个组织里被传为传奇,而且还有一处无论是谁都不清楚缘由的手指缺失———没有。艾吉奥重新眨眼,很明显,面前这位阿泰尔无论是戴有袖剑或是没佩戴的手都拥有五根手指,和所有正常人都一样。

阿泰尔在这个时间里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最后对他说道:“跟我来。”

他没留给艾吉奥任何犹豫的时间,便先行动身朝大厅里靠近东边的出口小跑而去。艾吉奥只能跟紧他,到了靠近出口的时候,鹰眼视觉里察觉到门口疾驰而来的汽车,上面是武装人员。艾吉奥和阿泰尔同时停了下来。周围唯一可以作为遮蔽的人群即将全部散去的时候,艾吉奥发现了在便利商店旁的地铁入口。嘈杂的声音太大,艾吉奥情急之下只顾得上拍了一下阿泰尔的肩,便跑了过去。

在跃过安检之前,子弹擦着阿泰尔的身侧射进了安检机器里,而阿泰尔似乎连想要躲避的意思都没有。而艾吉奥这边的吸引的火力却要狠的的多,就像是他身上有着什么磁铁一般。艾吉奥暗地咒骂,翻身躲过了一发朝着他脑袋来的子弹,顺势在车门关上的最后挤了进去。



艾吉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有点后悔穿着白色的外套。随后他注意到车里的乘客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他,艾吉奥也只能耸耸肩,一副“又是一坏日子”的笑容对着周围的人表示了一圈,直到绕到就在他身旁安静站立的阿泰尔身上,他脸上的笑容僵了片刻。艾吉奥并不需要但是仍旧装作调整呼吸的模样,打趣道:“这可真是区别对待。”

“圣殿骑士不想让我死。”阿泰尔简洁地说道。

完整的句子出口,艾吉奥便知道那是非常标准的美国口音,对于一个生活并在中东长大的刺客来说很不寻常。阿泰尔说话似乎一直都是一种音调,冷静而平稳,而隧道里暖光被车窗割成块,静默地从他们脸上闪过。

艾吉奥将兜帽掠下去,被兜帽固定在耳朵两侧碎发自然地垂落,他轻轻晃动脑袋,恢复成平常的发型。抬眼依旧看见阿泰尔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艾吉奥略有些尴尬———也是他从生下来长到现在这么大少数的几次冷场———他微微倾身,行了一个简单的礼节,说:“我是来自佛罗伦萨的艾吉奥·奥迪托雷。”

阿泰尔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只是略微地思考了一会,便说道:“来自意大利兄弟会?”

“是的。”看起来阿泰尔是不知道他的名字或是根本不关心他是谁。

“马基亚维利是否是和你一起来的,如果没有,他选择的是哪条路线?”

艾吉奥抿了抿嘴,不确定到底要不要告诉面前这位阿泰尔实话。他这次选的地点是克劳迪亚计划的,就连马基亚维利也不知道他会先来墨西哥。而出现的敌人却证实刺客组织里有内奸,即使艾吉奥知道阿泰尔是大家称赞的刺客,对他也并没有那么深切的敬意或是盲信。

就在艾吉奥犹豫的时候,阿泰尔继续陈述道:“我接到的命令是和马基亚维利在墨西哥城会面并且一同赶赴芝加哥,那么我将会再问一遍,马基亚维利是否和你一起来的?”

艾吉奥挑眉,对阿泰尔有了一个新的认识。难道刺客组织评价人只会从他所拥有的技巧来评判?他说:“马基亚维利没来。”

“我没有收到这个信息……”阿泰尔语气略有踌躇,“看来刺客组织的消息网有误。”

艾吉奥转念一想,说:“至少我得到的消息是正确的———在墨西哥机场和圣地刺客大师碰面———不知道能否问一下谁给你的这个命令?”

而阿泰尔只回答他:“我的导师。”

“好吧,那么你的导师明显……得到了错误的信息,也就是马基亚维利不会来了———”

“而你是代替他来的刺客?”

“可以这么说。”

阿泰尔点点头,“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这下他们总算是正式地交换过名字了,艾吉奥敢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难以打交道的人,对话到这个时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却又听阿泰尔像是命令一般继续说道,“接下里我们按照原来计划应该去火车站———”

“其实我也有一个原本的计划,”艾吉奥打断阿泰尔,“不如我们去我预定的酒店,度过一晚上,因为那些圣殿骑士肯定会在各个出行的地点守着。”

“不妥,”阿泰尔对此评价,语气不温不火,“如果我们行踪都已经被敌人知晓,那你的住处更是有暴露的危险。”

艾吉奥似乎都能幻想出阿泰尔可能出于礼貌没能说出口的话:你居然还准备在这里住上一晚,愚蠢。但是阿泰尔眼中没有嘲弄或是不屑,艾吉奥内心里叹了口气,想来很久也没有这么幼稚了,即使如此,他还是摸不清阿泰尔这个人,他似乎总是能把一些矛盾的特点都集中在一起表现出来。

艾吉奥说:“那就按你的计划来,但是我依旧坚持去另外一家酒店,打整一下自己。”

来自圣地的刺客大师虽然对这个决定有些疑惑,但仍旧妥协了,“如你所愿,我的朋友。”

艾吉奥并没有听懂阿泰尔最后说的短语,他推测那是阿拉伯语。



艾吉奥穿着白衬衫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他看见阿泰尔依然是那一种姿势靠着窗边,将脸完全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之下。听到他这边的动静之后,微微侧过脸,罕见地开口了:“你还有刺杀目标?”

他正用白毛巾擦干自己发尾,听闻此话愣了一下,他问:“什么?”

注意到阿泰尔的目光投向靠近浴室的桌子上,那上面放着他的两个袖剑和一根他担心被压坏的羽毛。

阿泰尔:“我以为……”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后悔自己开了口,但是他却还是必须要结束他开始的,“我们那里只有在刺杀目标之前会去联络点领取一根羽毛,沾染目标的血迹带回来,意味着任务完成。”

早就听闻圣地框框条条规矩颇多,严肃而死气沉沉……一直在佛罗伦萨的自己从小就和这种是两个极端,他不由得对听说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当做刺客训练的阿泰尔报以同情,这种性格不能完全怪阿泰尔,或者可以说他还不怎么真正了解阿泰尔。

“唔,其实那是为了我的母亲……和我去世的弟弟,像是一种纪念,我一直在收集这些鹰的羽毛,”艾吉奥从桌子上温柔地拿起羽毛,指尖轻抚过在根处细碎的绒毛,他微笑道,“说到这个,我倒是有个请求———阿泰尔你以高超的技巧出名,而我担心我在战斗中无法好好保护它,不知道能否交给你,直到会议结束?”他眨眼,歪头弯起嘴角,“……Please(请)?”

递出去的羽毛得到了回应,阿泰尔站直身体,从窗户那边离开,走向他,几乎没有一点声响。他的右手手指与艾吉奥的掌心轻触,带着羽毛划过的瘙痒,阿泰尔将其轻柔地收入掌心,放进自己的外套内侧包中。

“谢谢。”艾吉奥说道,几乎是心满意足地完成了他第一个小小的任务。

阿泰尔问:“你需要收集多少根?”

艾吉奥拿出柜子里的吹风机,并未反应过来,“一共100根。”

随后他就听见阿泰尔一句淡淡的话语:“我会帮你在途中留意。”

艾吉奥惊讶地抬头,在镜子中确定身后的阿泰尔并未开玩笑,其实他估计也不会开玩笑。这还真出乎艾吉奥的意料。他支吾了一声,右手拿起吹风机,准备吹干上方的头发,刚刚过弯曲手臂,肩膀剧痛如针扎般地传遍手臂,艾吉奥拿不稳吹风机,它垂直地砸在了洗漱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呃,可能是之前在佛罗伦萨的时候被子弹擦伤导致的,”艾吉奥解释,“虽然很不想麻烦你,但是———”

他其实只是开玩笑,晃动手中的吹风机示意阿泰尔过来帮他一把也纯粹是异想天开。然而对方越是如此的性子,他便越是想要一再试探。这真是非常不好的习惯。艾吉奥自嘲了一下,刚准备换左手拿吹风机,却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物。他抬眼,蓦然看到阿泰尔已然站在他身后,一只手拿着吹风机,另外一只手将一缕头发归在手掌里,低垂着头,打开了第一档风,慢慢而耐心地吹着。

艾吉奥怔怔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真的没预料阿泰尔真的会按照他说的做,他甚至刚才还在担忧他开的玩笑太过火。那一缕头发被放下的时候,是被吹得偏烫,和阿泰尔不小心擦过他后颈冰冷的手指截然相反。艾吉奥一颤,阿泰尔敏锐地察觉了,他停下动作,以为是温度过烫,便开口解释:“我不常这么做。”

“不,不……不是因为这个。”艾吉奥急忙说,却又不知道下一句该接些什么。好在阿泰尔点点头,便继续捧起另外一缕头发吹起来。

艾吉奥相信阿泰尔说的都是实话,像他这种性格的人,又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这种事自然是不可能做的。如此年轻便是整个刺客组织的支撑,艾吉奥知道那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舍弃的是正常人所拥有的一些时光。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够站在他身后,举着吹风机帮他吹干头发。也许试探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艾吉奥隐隐感觉到他可能是作为刺客中第一个人发觉的。

吹风机被关掉,阿泰尔一只手越过他的肩,递给他之前用来束着头发的红色丝绸。艾吉奥听到他毫无起伏和低沉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不会这个。”

艾吉奥偏侧身子,拉开了与阿泰尔的距离,他表面平静地拿走阿泰尔手中的发带,攥紧在手中,“麻烦你了,这个我来就好。”

阿泰尔退开一步,看向窗外。

艾吉奥将红色发带在手腕上简单地系了一下,然后迅速地穿戴好袖剑,将自己的外衣披在身上。

他调试袖剑的时候,听到阿泰尔说道:“该出发了。”





TBC






NOTE:选择了二太爷在AC1里的口音,非常苏【。

二太爷生快,贺礼就是让您摸了一把挨揍的头发,并提升了一下男友力点数【。【其实只是个美丽的巧合

评论(1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