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3】有头便有尾(R、雷吉斯/杰洛特)【1】

配对:Geralt of Rivia/Emiel Regis Rohellec Terziff-Godefroy

分级:R 

原作:巫师3:狂猎/Witcher 3: Wild Hunt-血与酒DLC

故事梗概:杰洛特非常不理解雷吉斯———这个把他从濒死边缘拽回来的朋友———对他百般回避的行为。而如果雷吉斯不愿意说实话,那他便会充分利用自己多年猎魔人的经验自己找到真相。 

NOTE:最近走了好几个血与酒的结局分支,深深地被这一对吸引了!一个不长的小故事。 







+++ 




       

      一开始像是有人用马车压过他的身体似的,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发出破碎的声音。随后他觉得他的肩膀和腹部先是被烧灼般地疼痛,又像是被那该死的传送门扔进某个冰天雪地的异世界中,冷得他直发抖,他从未如此失却对自己的控制。他还觉得恶心头晕,感觉头重脚轻。最后他感知到是贯穿身体的剧痛,他在那一瞬间清醒过来了,他记得他看见的是天空,属于威伦的雾蒙蒙的夜景。再然后则是一片死寂。 

      他中途醒过几次,唯有一次看见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生物。雷吉斯正席地而坐在石头上,他的身边铺满了草药。原谅他脑袋昏昏沉沉,所有的观察力都短暂地丧失,杰洛特甚至不确定那是不是他的幻觉。尽管如此,他还是尝试移动自己的手指来引起对方的注意。雷吉斯几乎是同时就发现了,他立刻靠近杰洛特,检查他的生理状态。他就是在此刻又昏了过去。 

      当杰洛特彻底地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花了点时间让自己眼里的世界不再晃来晃去。他正躺在白鸦葡萄园的床上,而他能够想起来的最后场景只有他正走在威伦的小道上还有现在身上数不清的疼痛。突如其来的,杰洛特有一种毫无理由的不安。这种感觉才刚刚袭来,夹杂着深蓝色的黑色雾气便出现在他床边,雷吉斯弯下腰,表情从未如此严肃过。他托着杰洛特的手腕,为他拆下绷带。杰洛特看见那上面有一道刮伤———他却记不起来他是怎么得到这个伤口的。 

      “我的朋友,请不要花费力气开口说话,即使我知道你很想提出疑问,”雷吉斯在检查伤口,重新为他包扎的时候,抬眼看向他,但也仅仅只和他对视了一秒,便又挪开了目光,“对于人类来说,这样的伤势足以顷刻之间就会取走你们的性命,就算是狩魔猎人也一样。” 

      雷吉斯接着将他身上盖着的毯子掀开。他的身上的伤势也得到了非常好的治疗。他从未想过雷吉斯的医术这么好,他只闻到了浓浓的草药味,没有血腥味。 

      “按照狩魔猎人的恢复力,恐怕至少要一周以后你才能下床活动———但也不能是任何大幅度的动作,”雷吉斯嘱咐他,“你现在在陶森特,是我将你带回来的,请原谅我的唐突,但我的确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地方比这里更适合你的伤势恢复。” 

      杰洛特的确有满肚子的问题,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去细想,便抵挡不住困意。他阖上眼之前,看到雷吉斯坐在他的床边,为他挡住了从窗户那边落下来的刺眼阳光。 

      这一段时间里不再是黑暗和无声,相反他做了很多梦,梦境内容大多颠沛流离,他梦见太久以前的故事,他还是一个普通男孩面对青草试炼的日子……但出乎意料,他并未重温那样的疼痛。之后他又猛然回到了现在的时间,他和陶森特三位高阶吸血鬼在欧丽安娜的庄园里饮酒。他还看到了一些片段,关于他这次重伤的原因。 

      他这一昏睡便过了三天,醒过来时候房间里的窗帘已经拉上了,房间里烛光摇曳。巴纳八斯巴索管家推开房门,端着新的香薰走了进来。 

      杰洛特叫住他,喉咙干涩刺痛,他的管家显然没料到杰洛特已经醒了,立刻又去端来了一杯水。杰洛特虽然这次醒来之后感受比上次好一些,但他还是连手指都抬不起来。管家贴心地将杯子送到他嘴边。 

      待到他终于可以顺利说话时,他便问道:“我到这里多久了?” 

      “一周零三天,先生,”管家回答,“实际上前一周您都是处于昏迷状态,之后您醒了一次,又睡了三天,请原谅我先生,但我从未看到如此骇人的伤势,所幸有那位善良而专业的医师。” 

      “雷吉斯?”杰洛特的确想起前几次能记住的画面都是他在他身边,“他现在在哪?” 

      他问这样的问题,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也能隐约感觉到那股熟悉的不安,仿佛不知道答案便不能消除这样的感觉。 

      “医师先生说,他去采药以及处理一些事……您这一周零三天里,完全由这位医师看护,他在前一周内,至少在我的眼里,未曾离开您一步。您醒来一次之后,他便改为每天在清晨和深夜的时候过来帮您换药和纱布,”管家犹豫了一会,发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声音,“出去之前我也提出疑问,如果有任何突发的状况该如何联系他,但他说他会立刻知道并回来,也说如果您醒来问他的去向,他会很快回来。” 

      那的确起了作用,他的不安消失了。如果伤势严重让他不能正确的思考和活动这他理解,但变得多愁善感就很奇怪了。即使如此,他也给了管家一个答案: 

      “雷吉斯会知道的,这是他这个医生独特的本领。” 

      “那我就放心了,”管家说道,“那么我将在为您重新放上医师先生特地制作的香薰之后离开,请您好好休养身体。” 

      那之后他又陷入了昏睡。这次他能记得的片段变多了。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整个房间内空无一人。外面天才刚刚亮,而巴巴说雷吉斯会在每天清晨来替他换药———除非杰洛特是清醒着。他试着挪动手指,觉得操控自己身体的感觉很陌生,抬起他的手臂更是花了他很大的力气,整条胳膊又麻又僵硬,他瞥了一眼,手臂上也都缠满了绷带。他现在还撑不起自己的身体,让他坐起来。好在床也不算大,他便一点点地挪过去,直到来到了床边。咬咬牙,杰洛特任由自己从边缘翻落。 

      正如他意料之中,他只砸在雷吉斯的身上。他认识的那个医师接住了他,将他抱起来,他看起来本想对病患进行批评,但又闭上了嘴巴。雷吉斯将杰洛特轻放在床上,重新为他搭上毯子。 

      杰洛特赶在雷吉斯再次开口说任何东西之前,他先开口:“一如既往的及时。” 

      “而我也特地的告诉过你,至少一周都不能乱动。”雷吉斯开口,抓着他医腰包的背带。 

      “那个时候头昏,记不得了。”杰洛特说,信手拈来扯了一个借口。 

      雷吉斯看着杰洛特,很显然他太了解这位老朋友的性子。转念想了想也不准备说破这种胡话。 

      “你是来给我换药的?” 

      “很明显你的管家已经告诉你了。”雷吉斯叹了口气服了软,他打开他的行囊,里面是干净的纱布和碾好了的药粉。雷吉斯坐在床边,从杰洛特的手腕开始重新包扎。雷吉斯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你的身体在好转。” 

      “多亏了你的医术。”杰洛特说。 

      雷吉斯看了他一眼,看不出来是悲是喜,他说:“你不该谢我。” 

      “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从死亡边缘救回来而说我不该谢你?”杰洛特问,“得了吧,我看到你为了救我而出现在威伦那种天远地远的地方,还杀掉了那些围攻我的低阶吸血鬼。” 

      “不可能,”雷吉斯说,没有犹豫,“你那个时候已经昏迷了。” 

      杰洛特没说话,他只是看着雷吉斯,直到雷吉斯发现他其实是在套他的话。但那一幕确实发生了。他不准备解释也不想问,决定闭紧了嘴巴。 

      “好吧,你不想谈这个事情,”杰洛特指出,“你是怎么知道我当时在威伦的那个地方?” 

      沉默了一会,雷吉斯才说道:“你身上带着我之前送给你的一个纪念物,它———你的血沾了上去,它便朝我传递了信息,你,我的朋友,我无法眼看你陷入危险。” 

      “谢谢,如果不是你我已经见了维瑟米尔,虽然我想念他,”杰洛特说,“介意说一说我的伤势吗?” 

      “当然不介意,每位患者都有权利得知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雷吉斯为他背上换药,不知为何他的动作在拆下绷带之后停滞了一下,“你的腹部被捅了一个洞,肩膀也被碾碎了,其他的地方的伤口都没有这两个地方致命,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口而已。” 

      “很好奇你是怎么将其填补上的,”杰洛特说,“我以为那是不可能被医治的。” 

      “在人类的世界中,确实如此……”雷吉斯说到后面声音小了下去,他停在了这里。 

      “嗯哼,所以说这是非常神秘的吸血鬼做法?” 

      “请原谅我不愿意做更进一步的说明,”雷吉斯说,“但我会选择某个恰当的时机向你解释。” 

      “很好,那我们来说另外一件事,”杰洛特侧头盯着雷吉斯,“告诉我你躲着我的原因。” 

      “杰洛特,我想你应该是———” 

      “雷吉斯。” 

      他的医师低头为他继续包扎伤口,沉默寡言。 

      “雷吉斯,是不是那个治疗我的方法有什么代价?” 

      医师摇头,“并非如此,我会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向你说明,”他解释,“我也并非躲着你。” 

      杰洛特等着他再辩解,不能说是完全熟知雷吉斯,但他了解这位高阶吸血鬼朋友。雷吉斯斟酌再三,说道: 

      “我救你的时候你全身是血,那非常影响我对你的救治……而那作用到现在还会扰乱我,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减少和你的接触是必要的。” 

      “继续编造你的故事。”雷吉斯听出杰洛特语气里的不快。杰洛特不是傻瓜,正相反他活了很久,看人的经验也算是丰富。如果真的他的该死的血会让雷吉斯忍不住想要破戒,那么前一周他就不会寸步不移守在他的房间里了,也无法将他一路从威伦带回陶森特。 

      雷吉斯不愿和他对视,他始终尽量偏侧视线。在重新为杰洛特整理完之后他便站了起来,抓着他的背包的布带,向杰洛特告别,化为雾气从窗户缝隙之间溜走了。杰洛特并未刨根问底,他是一个老练的狩魔猎人,如果他想得知什么事情,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 




TBC



NOTES:短故事,几次就能更完,又是一次摸鱼。 @Stella 四呆菇凉和我做的交易 互相要饭割肉的交换文 等待你的粮食中!

会更的很慢【。随缘摸鱼

评论(1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