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3】错落三角定律(R、恩希尔/杰洛特)【5】

前情提要:【1】   【2】   【3】   【4】



+++





      杰洛特本以为他需要花不少的功夫才能说服恩希尔在他去主厅召集众议员开会之前先和他一起到昨晚遇袭的窗外勘察,但他大错特错。杰洛特仅仅是提了个开头,恩希尔就放下手里的工作,站起来示意他带路。有四个护卫外加一个将领———也是因为意外而加倍了恩希尔周围的武装力量———跟在他们身后。也许他们本来以为皇帝是去大厅,但意识到他们朝花园里去的时候也不敢多言。杰洛特将这场景看在眼里但没说什么。

      只因为他的要求,仅剩这一扇窗户还是原封不动支离破碎的模样。他在一地的玻璃碎片前停下来,靠近这里的时候,胸前的徽章剧烈地颤抖。强烈的魔法痕迹,他暗自思考,但泥土和大理石砖块上都没留有什么有价值的残余,墙上也是一尘不染。没什么有用的信息。他捡起一片玻璃,从这扇窗户被冲击的痕迹大致能推断出是一种类似于阿尔德的波动。没有生物能释放这种魔法,更不要说是能够飞行的了。

      杰洛特站起来,扭头准备跟恩希尔汇报他的一点点发现。但是他却迎上了几张臭脸,他们站在恩希尔的后面,是贵族和高层的议员。他恨这个情况,这意味着他又要对付这宫殿里的勾心斗角。“好吧,”他对恩希尔说,“解释一下?”

      “噢!太无礼了!”他们其中一部分人听到他开口之后倒吸冷气,开始叽叽喳喳议论开来。更有一人站出来指着他责骂:“粗鲁!听听你这低贱的北方人是如何对我们尊贵的皇帝说话的!”

      耐心从不是他对陌生人的强项,他也觉得拐着弯骂人的话和村里赤露的鄙夷区别不大。杰洛特很想装模作样地告辞然后大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只要他没有和恩希尔绑定在一起。而他还有一秒钟的痴心妄想,觉得恩希尔有那么一丝的可能会打断着莫名其妙的对峙,但恩希尔毫不意外地只是站在那里,板着脸看着他。又是一天新的开始,杰洛特感叹,分出一点精力听那些人用尼弗迦德语商量着什么。

      其中一位男性贵族质问道:“北方人!是否常年的风餐露宿让你失却了辨别主次的能力?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刻吗?!”他嚷着,杰洛特认为他倒是毫无贵族风范的那个,“年复一年,每一天的这个时间都是我们的皇帝坐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为国家的未来帷幄运筹!”

      杰洛特就是在这个时候认为他已经受够了,他抬手打断对方:

      “抱歉耽误你们的议会,”他尽力让自己别讽刺太多也别惹麻烦,语气平静,用词精简,“我现在就将你们的皇帝完好无损地还回去。”

      但就算如此,他们仍是针对杰洛特的语调进行了批评,认为他态度敷衍。一位侍者自以为别人都不会注意到他的举动,杰洛特却把他告诉身边的女性贵族关于他是个变种人,是个怪物这件事听得一清二楚。如果新的一轮折磨又要开始,杰洛特真希望自己将那两把剑带在身边,好歹除了不能和他们顶撞、用任何武力威胁他们之外,他还是能攥着熟悉的剑柄泄愤。

      然而他们突然全都安静下来了。杰洛特只是注意到尼弗迦德的皇帝朝他走了一步。他虽面朝杰洛特,但却是对身后的人下了逐客令:

      “今天会议取消。”

      而没有一个人敢对此有异议。他们退下之后,杰洛特看了他几眼,决定不过多参与,也不想深入揣测恩希尔的想法。

      “我并非给你时间白白浪费,狩魔猎人,”恩希尔说道,“告诉我你的发现。”

      “魔法,更多的信息要和女术士们交流之后才能确认。”杰洛特回答他,决定自己说出什么不敬的话之前离开这里。

      “隐形的护身符和让听不见别人说话的咒语,”他最后还是嘟囔着,确保这个声音大小人类听不见,“叶必须得有这些东西。”

      叶奈法在希里的房间门口告诉他,她的确有这些东西。隐身符是上次凯尔莫罕大战之后剩下的,她做了一点修补。至于那种屏蔽别人声音的魔咒,她则半是讽刺半是幸灾乐祸地戳了戳杰洛特的肩膀:“这可不是童话故事,这个魔咒会屏蔽一切的声音。”在听到杰洛特绝望的叹息,她的谎言也得到了应有的效果。叶奈法说道:“欢迎来到政治世界。”

      “我讨厌政治。”他才不管尼弗迦德的皇帝在不在他身后三米外的位置站着。叶奈法只是和特莉丝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拦住他们俩。

      “你们两个人至少四个月内都不能和希里见面,但她恢复的很好,再过两天就能下床了,”她们说,“你们的三角法阵会在面对面的时候发挥最大的力量,很可惜的是你们和希里的关系虽然足够强大可以承受力量,但你和皇帝之间……恕我直言,太脆弱了,这个三角形会立刻垮掉。”

      杰洛特必定不会拿希里的性命开玩笑,他接过叶奈法递给他的一个传声装置并且也同样获得了叶奈法同情的拍肩,女术士给他一个拥抱的同时,轻声在杰洛特耳边提示着:“越早你和恩希尔好成一个人似的,你们三个就越早能团聚在一起———想知道秘诀吗?多一些眼神对视和肢体碰触,最好能挨在一起的时候就挨在一起。”

      “如果想要我自杀可以直说。”杰洛特连那个画面都不敢想象。

      叶奈法轻笑,“为了希里。”

      “只有半年,一结束就解除魔法。”杰洛特把这个当成不会游泳的人手中唯一的一块木板。

      “如果你和恩希尔相处得好,甚至连半年都用不上。”特莉丝说道。

      玛玛瑞随时都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恩希尔身旁,他询问皇帝享用食物的地点。他本以为会是书房,但恩希尔命令他将食物送到卧室,附加两幅餐具。杰洛特还没来得及跟特莉丝和叶奈法交换更多信息,就被强迫和恩希尔离开了。

      特莉丝确保杰洛特不可能听到他们说话之后才对叶奈法问道:“你告诉他那个魔法能被取消?”

      叶奈法靠着墙哼了一声,算是肯定:“为什么不呢?”

      “想想如果他知道那个三角阵法产生的效果我们至今都没能找出解决的方法……”

      “那也是他应得的,”叶奈法说道,“如此他也不可能四处招摇了———再者说,如果他真的能和恩希尔解开两人之间那奇奇怪怪的敌对氛围,那么这个咒语束缚也相当于没用了。”

      “我想那不太可能。”

      “我也觉得。”

      杰洛特则完全没预料到叶奈法骗了他。恩希尔的卧室完全看不出昨天被毁坏痕迹,他甚至一踏进屋子就发现了那张崭新的大床,之前的床就足够睡下至少三个人,现在的则要更宽。杰洛特拒绝猜想那是代表了什么意义。他和恩希尔很正常静默地独自享用了食物。随后恩希尔还有一场下午的议会,那些贵族和议员对杰洛特很不满,也会想尽办法重新填补早上的空缺。

      恩希尔或许和宫里这些议员大臣与贵族关系并没有那么传统。他听说了一些传统的尼弗迦德人对恩希尔的意见很大。杰洛特通常采取中立的态度,他在面对曾经想要他脑袋的人也能客观地判断出恩希尔至少对待他们的耐心出乎意料的好。比如说他就算在那些参拜的大臣面前倚着恩希尔的专用皇座,在恩希尔什么也没说的前提下,那些人只能干瞪眼恨着他。

      杰洛特仅仅也只是为上午的事情故意展示的一点报复。在恩希尔坐下来的时候,他便激活了隐身符,走到椅子背后,靠着椅背坐在地上,拿出传声器和希里通话。非常像叶奈法的风格,她在传声器上施加了魔法,让声音不再外泄出来,而是通过心里。

      希里恢复的很好,甚至对这件事也非常好地便接受了。有一瞬间他想到了恩希尔的反应,这让他产生了疑惑。但此时此刻并非谈论这个的时刻。

      “所以,我的两个父亲心连心……?”杰洛特敢打赌希里语气里有幸灾乐祸的语气。

      “希里———”他徒劳地尝试阻止她。

      她咯咯地笑了,“噢别这样,杰洛特,你会了解他的。”

      他算是切身体会了宫里这些不平等,也许他不过感受的是希里所经过的千分之一。他委婉地选择了一个不直接的方法传达了他的意思。有什么能打倒他那传奇的希里呢?

      “他们可没比一只恶灵更难收拾———况且背后也没有什么忧伤的故事,”希里说,“开始我是……怎么说,这一年我的语言运用大有提高。”

      那不一样,希里是恩希尔的女儿,对方再怎么不敬也必须要考虑后果。

      “杰洛特!可别把我当做小孩来对待了!”希里带着玩笑意味地警告他,“我完全能对付那群人……我倒是担心你。”

      “我?”杰洛特不可置信地反问。

      “哈!当然,你也许是个经验非常丰富的狩魔猎人,”希里告诉他,“但应付那些跟一群孽鬼一样数量的达官贵族还是手忙脚乱吧?”

      “万一他们听到你这么形容……”

      “那些笨蛋才不可能听到,再说了,听到了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希里嘲讽,“不过我也应该放心你,毕竟陛下和你在一起嘛。”

      “这说不通。”

      “你会明白的,杰洛特,”希里嘟囔,“天啊,你可真迟钝。”

      “很好笑。”杰洛特干巴巴地说。

      “他人比以前我记忆中的好,”希里说,“如果你们多费点心去互相了解,这也是魔咒的要求不是吗?”

      啊万恶的美食和奢华的生活,杰洛特无力指责它们。希里和他又谈论了一下三天后即将出发去的目的地,辛特拉和维利亚她都有深刻的记忆,杰洛特认为辛特拉的结果更有可能。等谈话结束之后,恩希尔还在和那些人商讨国家事务,杰洛特等的无聊,便打了一个小盹。

      不久之后,恩希尔便结束了今天的议事,让他们都退下了。他站了起来,走下台阶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扭头看去,发现白发的狩魔猎人蜷在椅背后面,头歪向左侧,明显是睡着了。他改变了主意,吩咐玛玛瑞将他的公文呈上来,他补充道,外加一张毯子。

      玛玛瑞虽然完全不知道皇帝看见了什么,但是他仍是照办。当他看到恩希尔将毛毯盖在座椅背后时,心中更是惊异———但他真的没看见任何东西在那里。他退下了。恩希尔就坐在杰洛特对面批改那些无聊的文件。他好奇这个狩魔猎人醒来的时候是怎样的反应,但他的确被杰洛特的反应勾起了好奇心。猎魔人从苏醒到清醒的时间非常短,他的猫瞳在某一刻缩小了,但又因为明白了周围的环境而恢复原样。

      杰洛特只是打了一个盹,但是他的确是被身上的毯子弄得有些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意味着有人曾如此接近他,但他却毫无防备。当看到这里还是大厅时,而面前居然是恩希尔,杰洛特略微思索一下就明白了整个过程。唯一他不能理解的是,他的隐身符还是开启的。但恩希尔明显能够看见他,甚至从他醒来就毫不掩饰地观察他。他一手攥着毯子,站了起来。

      比以前记忆中人好,希里评价恩希尔。也许一个谢谢是他应得的。杰洛特斟酌,但他没机会说出来,恩希尔也一同站了起来。

      “跟上。”恩希尔命令道。

      



TBC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