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3】当地风俗(R、雷吉斯/杰洛特、Mating Bond设定)【1】

配对:Geralt of Rivia/Emiel Regis Rohellec Terziff-Godefroy

分级:R 

原作:巫师3:狂猎/Witcher 3: Wild Hunt-血与酒DLC

故事梗概:杰洛特收到了一封信,从内容中他得知他的老朋友雷吉斯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他几乎不用考虑就动身去了陶森特。 

NOTE:此文关键词是#MATING BOND#,对这种设定一直很感兴趣。 








+++ 





      丹德里恩在那只乌鸦落下来的时候确确实实地尖叫了———虽然在他在之后拒绝承认这件事的发生———顺带打翻了一杯啤酒。卓尔坦骂骂咧咧地站起来,把溅到他胡须上的酒给抖下去。杰洛特坐在对面,反应迅速地躲开了这场灾难。那只罪魁祸首的乌鸦扑扇着翅膀,如无其事地歪着头。杰洛特看了它几眼才发觉这个生物正瞪着红色的眼睛看着他。 

      “奇怪……”杰洛特嘀咕,伸手试图触碰这只眼熟的乌鸦,忽视了丹德里恩不满的瞪视。那只乌鸦没飞走,它被摸了头反而愉快地抖抖身体。 

      “哈!杰洛特!我就知道这又是你什么———” 

      “闭嘴!丹德里恩!它的脚上绑着一封信!”矮人没好气地打断他。 

      杰洛特把那张牛皮纸抽出来,直到他展开那封信,他才闻到了浓厚的苦艾味……夹杂着一些茴香、罗勒的味道。这个世界上他只知道一人身上才带有这种气味。那药味太浓了,甚至酒馆里的酒肉味都无法遮盖住,诗人和矮人都闻出了那股味道。 

      “我记得这个———”卓尔坦都这样思索着。 

      但正因为如此,杰洛特却又不得不怀疑是否是他的友人亲手动笔并送出这封信的。纸上不是他记忆中雷吉斯的笔迹。他不由得怀疑写信者的目的,凡是知道雷吉斯身份的人少之又少,胆敢冒充他写信找到杰洛特的人连他自己都想不出来有谁。明显的造假让他觉得这个冒充者头脑简单,转念一想,或许是对方根本不屑伪造,明白即使是如此明显的陷阱摆在狩魔猎人眼前,他也会不顾一切地去。 

      “不是雷吉斯写的信,有人伪造的,”杰洛特说道,“这说明有麻烦了。” 

      “很难想象吸血鬼能遇到麻烦,”丹德里恩做出了一个非常可观的分析,虽然他还对那只乌鸦愤慨,“尤其是这个世界上的高等吸血鬼。” 

      杰洛特立刻用经验否定了诗人,“一个同样强大的高等吸血鬼被一个人类女人耍的团团转,很长一段时间都毫不知情,而她仅仅只是利用了情感这一点。” 

      “我听丹德里恩说过你在陶森特的经历,”卓尔坦说,“啧,人类啊,一直都没变。” 

      “嗯……”杰洛特一口喝光他杯中的酒,站起来,“我准备去陶森特———” 

      丹德里恩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是在开玩笑吗?你知道那可是个该死的陷阱!” 

      “无论是谁写的这封信,”杰洛特把它卷起来塞进衣服内侧兜里,“对方都知道雷吉斯的身份,知道他住的地方,也知道我在哪,也知道你们,甚至还对狄拉夫的事情了如指掌,麻烦迟早要找上来,不如我先去找它。” 

      “没错!”卓尔坦赞同地嚷着。 

      杰洛特从香草旅馆走出来,牵着萝卜就出发了。他去陶森特的路上不算平静。他先后遭遇了两次吸血鬼的突袭。第一次是两个吸血鬼女站在路中间挡着他,仿佛就等着他来。她们在狩魔猎人将手放在剑柄上时就化为了雾。这种能力让吸血鬼女能够安静而又出其不意地攻击敌人,但杰洛特能听见她们的身体穿过空气,身体摩擦过树叶和地面的动静。 

      他朝前翻滚躲过了来自左右两侧突然出现的袭击,杰洛特立刻一转身朝她们施放了伊格尼。幸运地是火焰燃烧给了他一点时间,他拿出了高等黑血和月之尘炸弹。他懊恼自己的毫无准备和没有先见之明。月之尘爆炸的同时,他吞下了黑血。 

      第二次发生在第四天,他走在荒无人烟的小道上,一位吸血女妖同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站在道路中央,静候他的到来。杰洛特头一次知道吸血鬼有这种习惯,从阴影里跳出来,大摇大摆地找猎魔人的麻烦。 

      吸血女妖在杰洛特拔剑之前出声道:“我不是来打架的。” 

      杰洛特依然攥紧剑柄:“什么?” 

      她放下兜帽,露出仍还是正常女人的面目,她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你身上有高阶吸血鬼的味道。” 

      也许是这封信,杰洛特猜测。吸血鬼的气味如果以同类的嗅觉中,定然和人类能闻到的不同。他对吸血鬼这个种族不会因为雷吉斯这种罕见甚至是唯一的存在而放松警惕,他沉声道:“上一次挡在路上的吸血鬼女已经尝过银剑的味道了。” 

      “他们是蠢蛋,我正好相反,一点都不想惹上麻烦,”吸血女妖说,“你身上的信件,给我。” 

      “那封信件是假的,而现在你们幕后的策划者想要要回去?” 

      她只是沉默的看着他。不需要她动手召唤躲藏在树林中的五六个卡塔卡恩,杰洛特从怀中掏出了那张牛皮纸,扔给她。她对他这种举动毫无反应,只是化作了一阵烟雾消失在夜空中。虽然他损失了一张策划者的书信,但是他知道背后的一定是个高阶吸血鬼了。 

      后来几天的路程上都是畅通无阻,他来到了鲍克兰城郊的公墓外。远远的,萝卜就不肯再往前走一步。他刚松开缰绳,他的马就撒开了腿,恐惧地跑远了。杰洛特将银剑拔出来,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听觉上。他进入地道时,闻到了浓厚的血味。其中人类的血和吸血鬼的血混在一起。一瞬间很多念头闪过,他拒绝相信那里面是他认识的老友。 

      他虽然没法捕捉高阶吸血鬼的动静,但是强烈的情绪———愤怒和杀气———瞬间触动了他的警觉。他的银剑仅仅才抬起来,血红色的雾气猛然出现,电光火石之间,尖锐的爪子与银剑相撞,火星爆发在他们之间。杰洛特听到了怒吼,怪物喘气的嘶嘶声。对方的力道太大,他被这相冲的力量撞到墙壁上,洞穴里有着棱角的土壁将他背后硌得生疼。 

      这种狭窄的地势他丝毫不占优势,杰洛特迅速估测了一下这里到出口的距离,答案很明显地告诉他,在一个愤怒的高阶吸血鬼面前,他毫无取胜的机会。 

      红色雾气时而清晰地凝聚成一个人形,时而又猛然消散。杰洛特就在那一秒看清了那人:狄拉夫。他以为他和雷吉斯都已经一起离开陶森特,说是再也不踏足人类社会———他的思考非常短暂,狄拉夫随即对他发动了第二次攻击。他用银剑挡住了他一边的长爪,而另外一只手的攻击他只能靠翻身躲过。但凌厉的血气将他的脖子划破了一长道口子,不深,但是足够让杰洛特寒毛耸立。他离死亡那么近。 

      狄拉夫又冲他吼叫,这让他的耳膜刺痛。即使如此他也听不懂这个高阶吸血鬼想传达什么意思,也许是让他滚出去。杰洛特利用这种空隙,拉开了与狄拉夫的距离。对方看到这种情况,似乎更加愤怒了,他化作烟雾朝他扑过来,杰洛特将阿尔德法印捏在手里———但那魔法还未释放,狄拉夫就被扔到了墙上。杰洛特只看到了另一股蓝色的烟雾隔在他们之间,然后它裹住了杰洛特,将他带出了洞穴。 

      他被妥善而安稳地放在了公墓之外的一棵大树下,狄拉夫的叫声回荡在远处,但他没出来。蓝色的烟雾松开他以后,在身旁幻化人形。他熟知的雷吉斯安然无恙地站在他身边。杰洛特将银剑收回去,他现在没心情叙旧:“那是怎么回事?” 

      雷吉斯不紧不慢:“很高兴见到你,杰洛特,”他在他的那个装满草药的包里翻找着,“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请允许我先帮你包扎好伤口。” 

      “是啊一个非常小的伤口,它会很快就恢复,”杰洛特想挥散雷吉斯那种不必要的担忧,“先告诉我那个疯狂的狄拉夫是该死的怎么一回事。” 

      “在那之前,你怎么会来这?”雷吉斯对猎魔人的举动视而不见,反而是掏出了草药,引来杰洛特的皱眉,“并且,请相信我,这个血味如果不马上被盖住,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会解释一切。” 

      “当然。” 

      杰洛特这才放松下来,说道:“有人用乌鸦送了一封信,用你的口吻说遇到了一个人无法解决的麻烦,我知道那是假的,有人想要我到这里,而且对方很可能是高阶吸血鬼,因为这个人对我们的信息了如指掌。” 

      雷吉斯听闻沉思了几秒,他的表情并没有展现出疑惑。 

      “你知道一些隐情?”他问。 

      高阶吸血鬼摇头:“我只是在想是否认识这样的同类。” 

      杰洛特没有仔细探究,他偏侧脖颈,让雷吉斯处理他的伤口。雷吉斯用味道浓烈的草药涂抹在他的伤口周围,又取出纱布。他说道:“狄拉夫……”他斟酌了一下,像是为他们吸血鬼世界的知识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替代,“通俗的来讲,狄拉夫正处于发情期。” 

      “什么?”杰洛特提高声音。 

      “是的。” 

      杰洛特阻止让雷吉斯为他缠上绷带的举动,他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就这样?没有别的什么补充?”他问,“比如说像是,高阶吸血鬼会有发情期?” 

      雷吉斯对杰洛特这种幼稚的行为叹了口气,他盯着杰洛特,直到对方不情愿地又露出伤口。他解释: 

      “准确来说,吸血鬼整个种族都有……发情期,其实这个词并不准确,”雷吉斯的手绕过他的脖子,为他包扎,“拿我们来举例,每十年都可以有一次的时间举行配偶仪式,对于高阶吸血鬼来说是非常神圣的,而且是永久性的,介于我们的生命有多长———就如丹德里恩曾经在他的诗歌里形容的那样:直到死亡才能分离。可能在你眼里太过戏剧或是命运化,但我们的本能会告诉我们谁是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连我都觉得席安娜不可能是他……命中注定的人。” 

      “这种感觉是存在于双方都是高等吸血鬼之间的,当然根据合理的逻辑推断,我们的本能对其他种族也一样可以判断,只是对方能否同样感受到,这就是我无法得知的了。显然,狄拉夫对于席安娜浓烈的爱意和一意孤行欺骗了他的身体本能,这种事情也在吸血鬼之间发生过,非两情相悦的案例占了很大一部分,如果有一方拒绝,那么这段配偶的仪式就会在刚刚冒出苗头的时候缩回去,被终止。” 

      “那么,席安娜不仅是人类而且死了……所以狄拉夫的身体本能认为他已经为这场配偶仪式做好了准备?” 

      “精彩的结论。” 

      “———雷吉斯,你的手在抖,”杰洛特说完,雷吉斯就收回了他的手,他也在那个时候将绷带固定好了,“我记得你在为丹德里恩包扎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 

      医师站起来,双手抓在他的医包的背带上,直视杰洛特投过来的视线。他说: 

      “这种发情期———会影响在他周围的高阶吸血鬼,”雷吉斯叹口气,“越靠近狄拉夫,我的情绪也会被带动的有些不稳定,而且如果有吸血鬼也正好有心仪的———不过那并非现在可能会发生的了,你的血味可能会吸引一些吸血鬼来这里,他们更容易受到狄拉夫的影响,他们对所有闯入他领域的人都抱有敌意并且都视为想要抢走他配偶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他想杀我的原因。” 

      “我为他的行为而感到非常抱歉,但这并非他能够掌控冲动,他现在暴躁,冲动和愤怒……” 

      “听上去耳熟吗?” 

      雷吉斯为杰洛特的讽刺而轻笑,他又坐了下来:“请告诉我,杰洛特,如果人类有喜欢的人,并且已经订婚了,而对方被藏起来了,这个人类想要而且必须得到他爱的人,他会怎么做?” 

      “通常情况下会不惜一切代价,拼命找到对方。” 

      “而我们高阶吸血鬼也会如此,只会更加不理智和强硬。” 

      “不需要这种发情期,我也看得出来。”杰洛特说。 

      “这就是我将狄拉夫留在公墓里的原因,”雷吉斯说,“那些人血是狄拉夫无法忍耐之后跑出去的后果。” 

      “这样会很痛苦?可席安娜已经不在了,那———他会怎么样?” 

      “刻骨铭心的折磨,他会非常痛苦,但他会撑下来的,如果前提是没有发疯,”雷吉斯淡淡地陈述,“但他会活下来的,无论如何。” 

      “有过这样的情况发生吗?” 

      雷吉斯沉默了一会:“……有,然后如果可能,这个吸血鬼若是能有第二次发情期,那么他就能掌控自己而不再被本能掌控。” 

      白发的猎魔人说道:“既然我都来了,无论那个高阶吸血鬼是什么目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总是如此热心,杰洛特,”雷吉斯微笑,“有一种药剂,能够让高阶吸血鬼短暂地陷入沉睡,并缓解疼痛,虽然所有的材料都比较少见,但我都能够取得———除了最后一个。” 

      “说吧。” 

      “一位狩魔猎人的血。” 

      杰洛特听到之后愣了一秒,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雷吉斯再说出这个的时候有为难的情绪。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杰洛特说,“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雷吉斯的笑容消失了,他摇头,相反带着苦涩的笑挂上了他的脸。 

      “谢谢你,杰洛特,”他说,“但不行,你的血并不符合要求。” 

       



TBC




NOTES: @Stella 交换的粮食 虽然不是当初说的那个番外【。



评论(1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