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3】当地风俗(R、雷吉斯/杰洛特、Mating Bond设定)【2】

配对:Geralt of Rivia/Emiel Regis Rohellec Terziff-Godefroy

分级:R 

原作:巫师3:狂猎/Witcher 3: Wild Hunt-血与酒DLC

故事梗概:杰洛特收到了一封信,从内容中他得知他的老朋友雷吉斯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他几乎不用考虑就动身去了陶森特。 

NOTE:此文关键词是#MATING BOND#,对这种设定一直很感兴趣。 


前情提要:【1】





      “谢谢你让我头一次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杰洛特说,“什么叫做我的血不符合要求?” 

      雷吉斯这次则回答的很快:“我不能用你的血。” 

      “是啊,仿佛那就能解释一切了,”杰洛特确保了自己所属学院的徽章还在胸前挂着,两把剑还被背在身后,“你的确还记得我是个狩魔猎人,对吧?” 

      “当然,你毫无疑问是一位优秀的狩魔猎人,但很不幸,我无法向你详细地解释为什么你的血不符合要求。” 

      “如果你的理由是关于吸血鬼习俗的一些------” 

      “是的。” 

      杰洛特盯着他,但雷吉斯的耐心总是更胜一筹。他看见医师抓着他的包带,表情温和却一点开口的意思也没有。杰洛特并不想进一步为难他的老友,也就不再更深一步的追究下去了。 

      “你就庆幸我还是愿意帮你找到这个材料吧,”杰洛特说,“取血需要什么特定的条件?需要多少?” 

      “一小管即可,”雷吉斯说,用食指和大拇指比了一个长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相信你们狩魔猎人有一种药剂叫做……高等暴风雪,在一位狩魔猎人喝下它之后从手心里面流出来的血便符合所有要求。” 

      “这个过程会造成什么痛感吗?” 

      雷吉斯沉默了几秒,实际上他是在好奇这个问题的目的。他说:“一点也不会。” 

      杰洛特略有些失望的意味,“可惜,”他说,“我会去找兰伯特拿到他的血,告诉我限定的时间和地点。” 

      在杰洛特的眼里,雷吉斯看起来又犹豫了。他通常情况下非常不喜欢也不接受被蒙在鼓里,但对方是雷吉斯,这位罕见善良的医师不会做出利用他人而达到自己的目的事。杰洛特不到迫不得已不会逼问,但他同时也想知道真相。 

      他试图直视雷吉斯的眼睛,也许这种对付人类的技巧也会意外地有用,“雷吉斯,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 

      “我的建议是我们一起同行,介于目前全世界的吸血鬼都处在这种时期中,让你独自一个人出去非常不明智。”他说,丝毫不避讳杰洛特的注视。 

      “我可不是一个新手,雷吉斯,”杰洛特说,“你们吸血鬼的发情期怎么和我有关系?如果每隔十年都会有这么一段时间,那不知情误入领域的人也会在那段时间集中的死亡———也是我从未听说过过的———倒不是说我不欢迎你,但我一定要知道为什么你要用那种非常担忧和愧疚的姿态来处理这件事。” 

      “我没有愧疚或是担忧,”雷吉斯说,“因为你在非常短的时间里见过了两个高阶吸血鬼,一路上大部分的吸血鬼都会被你身上所带来的味道所激怒———除非其中一个高阶吸血鬼跟在你身边,他们就都不会轻举妄动了。” 

      “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所有的事情?” 

      雷吉斯点头,“是的。” 

      杰洛特理应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因为他很明显知道这是个谎言,无论这个谎言是用来欺骗谁的。但他忍住了,一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狩魔猎人,任何情绪都会被抹平;二则是雷吉斯说这些事情时的反应倒像是他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要先去城里准备一些东西,”他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像是与往常一样的状态,可从雷吉斯的眼里看出他们两个人的伪装都是失败了,“而萝卜无法载着两个人。” 

      雷吉斯听后尝试弯起嘴角,他说:“我会带来另一匹能够跟得上萝卜的马。” 

      他们在公墓分头行动,在他能够看见的视野里,雷吉斯没有用能力,而是学着像个普通人类走着进了墓穴。杰洛特则是走远了之后才把心里一直重复的话骂出声:“该死的混蛋。”萝卜在他身旁喷洒着鼻息,甩甩尾巴。杰洛特拍拍它:“就当你也同意了。” 

      他在城里买了一些草药,随后去了铁匠铺修补了自己的两把剑———虽然他怀疑自己是否有出手的机会。两次作战都让杰洛特见识了高等吸血鬼的力量。他从未小看这种生物,狄拉夫就能完美的证明这一点。但由于雷吉斯通常都是一副斯文的草药医生的模样,让杰洛特时时产生错觉。不知为何这就让杰洛特更加气恼。他靠着店铺的门框上,等待的时候看见了他下一位即将拜访的人。 

      “你的怨念早就传到雷吉斯那里了,”欧丽安娜站在阴凉的树荫下,优雅而从容地说道,“如果这是你的目的。” 

      “我以为你不在这里。” 

      “我原本的计划是那样的,但我知道你一定会找上门来,为了不破坏我们之间少见而来之不易的友谊,我需要表现出诚意。”她说, 

      “我们之间没有友谊。”杰洛特一口否决。 

      “喔,可怜又可爱的猎魔人,”欧丽安娜轻笑,“我没说是你———但跟你也息息相关。” 

      她指的是她和雷吉斯。杰洛特意识到,他说:“你身上的香水味和那封神秘的信真是非常巧合地相似,愿意解释吗?” 

      “当然,我也没想瞒你,你也非常清楚这点……我的老朋友雷吉斯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他想一个人面对它,这太愚蠢了,明明最好的解决方案就近在咫尺,”她抬手,指向了杰洛特,“所以我给予了一点小帮助。” 

      杰洛特蹙眉,“一个不小的失误,这可不算是近在咫尺,”他说,“你知道我的血,一个狩魔猎人的血,不符合要求吗?” 

      欧丽安娜没有立刻回答他,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她了然地舒展了眉目,“原来是说狄拉夫的事情啊。” 

      “难道雷吉斯遇上的难题是另外一个?” 

      她摇头,“这当然也是一个难题,如果没有你的帮助,雷吉斯就要被迫去袭击一个狩魔猎人,也就有被这个狩魔猎人追杀的可能性……当然对方肯定拿一个高阶吸血鬼没办法———但万一对方找到你呢?利维亚的杰洛特亲手接下委托取一个老友的性命,他肯定不想看见这种结果。” 

      “听上去很有道理,”杰洛特双臂交叉在胸前,在对方是欧丽安娜的情况下他可没那么有耐心,“但我已经听够谎言了,你的或者是雷吉斯的都是。” 

      “看来你已经有自己的看法了……”她说,“但与其质问我,不如让雷吉斯亲口告诉你真相。” 

      “就像他真的会告诉我一样。” 

      欧丽安娜的笑容消失了,她说道:“你知道雷吉斯永远不会向你撒谎,狩魔猎人,而你也知道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真相,你能逼问出来,雷吉斯最终会告诉你的———但你没有,现在,到底是谁在欺骗谁?” 

      杰洛特身上咄咄逼人的气势因此而减弱,“我不想事情到那一步。” 

      “我知道这听起来就像是你们人类爱情诗歌中俗烂的语句,”她感叹,“但事实就是如此,雷吉斯不会让你陷入险境的。” 

      他不为所动,但他知道欧丽安娜所说属实。 

      她则对此反应夸张,“别再像个闹别扭的小女孩了,杰洛特,”她说,“你会知道事实的,我有这种预感———而女人的直觉的很准———他可以骗他自己一次,但是他不可能永远骗过其他人,猎魔人,请好好把握机会。” 

      杰洛特在回来的路上调整了他的心态。狩魔猎人需要耐心,探求真相的过程通常简单而直接,但明白人心则需要付出大量的等待和时间了。雷吉斯已经牵着一匹马等在门口,他之前的那些情绪似乎也一扫而光,杰洛特则坚信那是被他隐藏起来了,而并非忘怀。他们出发之前简单的讨论了一下路线。他们以找到兰伯特为最终目的,顺路采集其他雷吉斯需要的草药。 

      “我最后一次听到兰伯特那家伙的消息时,他在史凯利格群岛上,我们需要搭船过去,”他停顿了一下,“你准备一起还是用能力……?” 

      “我和你一起搭船就好。”雷吉斯说。 

      杰洛特看他一眼,“那么我们确定一下———” 

      他打断猎魔人,“不必如此,我的朋友,”他说,“你做主就好,唯一我需要的是我们在离开陶森特之前,去这里最高的山脉上采取一种植物即可。” 

      杰洛特卷好地图,“好。” 

      他们到达山脚底下的时候只用了近一个小时,这上面的积雪似乎永远都不会化,而且上面是就算是陶森特那常年的阳光也无法驱散的浓雾。他们的马匹同时不安地抬起前蹄,杰洛特只能连续使用了两个亚克西让它们安静下来。雷吉斯拉着缰绳抬头望去,“为了节省时间,我独自一人前去就好,”他侧头看着杰洛特,“我很快回来。” 

      杰洛特没回应,他只是看着雷吉斯化为墨蓝色的烟雾朝上一直钻进浓雾里。他原本只想在马背上待着,可几分钟后他的一切情绪不受控制地从心底冒出来,他觉得不安。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杰洛特找不出原因———但他的徽章在此刻震动了。两只卡塔卡恩从树林里现了身形。 

      “该死。”他嘀咕着,翻身下马并快速地拔出了银剑。但它们都在一个固定的距离外盯着他,不主动攻击也不离开。杰洛特不明白这段时间里的吸血鬼种族脑袋都出什么毛病,但他绝不会就这样放松警惕。他发现只要他朝前走一步,它们便会退一步。随后他们突然嘶鸣了一声,这让杰洛特攥紧了剑柄,但出乎意料的是它们的下一个动作便是离开。 

      雷吉斯从他背后走到身旁,“放轻松,杰洛特,他们并非敌人。” 

      杰洛特皱眉,他收回银剑,“搞什么———?雷吉斯?” 

      “你知道每一位高阶吸血鬼都会有自己的随从……我们能够召唤这些低阶的吸血鬼,虽然我本人并不是很热衷于此,但他们的确效忠于我,”他说,“他们,嗯……如何解释这件事情呢……简单的来讲,他们认为我的离开会让你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处境,他们是在这里保护你的。” 

      杰洛特愣了几秒,这种极像是嘲讽的事实让他一时间哑口无言。“什么?” 

      “是的。” 

      “我?狩魔猎人?需要保护?”杰洛特连续反问,“这个所谓的发情期对你们是不是一个巨大的灾难?也难怪十年才会有一次。听着,我不需要什么保护,而且告诉你那些……随从,该小心的是他们,我手下的银剑可识别不出它们是站在哪边的。” 

      “他们也很清楚这点,所以不敢靠近你……”雷吉斯试图让杰洛特对此不要大惊小怪,“而且相信我,这种事在吸血鬼的世界里是很常见的。” 

      “保护一个猎杀它们的狩魔猎人?” 

      “噢,那可是首例。” 

      杰洛特在骑上萝卜的时候自暴自弃地摇头,他在对雷吉斯掩藏的真相愈发的感兴趣的同时,也对此而非常力不从心。 



TBC


NOTES: @墨初年 感谢催文!于是尽力更新了!【不然真的不好意思点梗……还是想看两位退休老干部的日常!*邓瑶*】

评论(1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