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Steve】Say the Word(短篇、电影后续的一点发展、完结)

Summary:“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而戴安娜实现了他的愿望……某种意义上。




NOTES:人物均基于DCEU电影版本。我爱他们,但他们并不属于我。



*附带剧透 谨慎食用。





+++



“下手轻点。”

“他到现在都还没醒。”

“戴安娜呢?”

“她正在朝这边赶过来。”

“等等,他有反应了。”

“我就说这个方法有效果,再试一次。”



他被猛地从黑暗拽出来,咸腥的海水灌满了他的口腔,他顾不上睁眼,只能拼命地咳嗽。他喉咙和肺部都像吸入了毒气般烧灼,他的太阳穴也毫无规律地刺痛,整个人都糟透了。

但就算在这种时候也有人那么不解风情想要他赶快醒来。他听到膝盖砸在沙子上的声音,随后有谁冰凉的手指停留在他脸颊右侧。

“嘿……”

那声音忽远忽近,催促他。他只得奋力顶开了眼皮,瞥见了足以让一个在英国生活的人头晕目眩的阳光和白云蓝天。

可另一个人的眼睛更加过分的明亮。她居然肯把那么耀眼的目光全放在他一人的身上。她叫他:

“……史蒂夫。”

他挤了挤眼睛,试图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哇哦……也很高兴见到你,不过还是想问------你知道我的名字?”

“------什么?”



她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之前显露出的喜悦或是可能是他的幻觉所看见的痛苦都被挤了出去。她有略微的焦躁不安,甚至是震惊。

史蒂夫忍不住弯起嘴角:

“一个玩笑,戴安娜,我是真的很高兴再见到你……等一下,等一下!”

他在对方有想要拿出真言套索的念头之前,不顾身上疼痛地从沙滩上匆忙爬起来,远离了戴安娜。

史蒂夫伸出手试图阻止她:

“我只是想说,谢谢你再次救了我一命。”




+++




“你身上会留下很多的伤疤。”

天堂岛的医生拉紧了他伤口缝合处的线,干净利落地完成了最后的工作。

“那还不算太糟,”他说,“当然了,我知道你们的伤口都是迅速而无痕地康复的。”

他一边打趣一边笑着看向靠墙而站的戴安娜,但是对方没有一点笑意。他只能尴尬地咧着嘴又扭头回来,结果也只能接到医生冷冷的眼神。



“葡萄?”他问,“……苹果?”

“现在你不适合吃其他的食物,最关键的康复期,医生是这么嘱咐我的。”

“是是是,我知道,但我真的很饿。”

“你面前是一大盘水果。”

“……拜托了?”

“不。”



史蒂夫瞪着盘子里的葡萄,几秒后还是把它提了起来。他坐在床上,感受到这黄昏时分海岛上顺着窗户灌进来的风,不由得放松下来,疲惫找上了他,但他仍旧强打起精神。

“所以------”他说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你指什么?”

“世界大战的落幕啊,阿瑞斯啊什么的……吃吗?”

戴安娜看着他手心里躺着的从大串葡萄上扯下来的分支,明明拒绝的话语已经在舌尖上打转,但她还是点了头。

“我阻止了阿瑞斯,战争结束了,所有人都能回家了。”

“你也回家了,”他说,“这算是个完美的结局。”

“这不算是回去,也并非是个完美的结束。”

史蒂夫沉默的看着她。从她的侧脸能看出她明显正在咬紧牙关,她从与世隔绝的天堂下凡,经历了最残酷的战争。也许她最开始的天真被磨灭了,但属于她天性的正义与热情,那令他着迷的直率和信心都还在灵魂里,发着难以让人忽视的光芒。

“可能我也和你的故乡挺有缘分的。”他说。

戴安娜扭头看向他,神情分明是要他更加详细地解释一番。史蒂夫也知道自己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便继续说下去。

“第一次就在这里坠机了,第二次还是在这里,依旧被你救起来……说来也很奇怪,明明距离不算近,却还是回来了,这算是缘分吧。”

她直直地迎上他的目光,既不躲藏也不露怯,可她许久不言。直到史蒂夫觉得自己眼皮开始打架,手上的葡萄也吃的只剩枝干。

“你不是我救的……”她说,“也许是某种……某种神的力量。”

“现在听到这种话,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他说。



史蒂夫在半夜被拍醒。他的大脑基本处于混乱状态,习惯性地在附近到处摸索试图找到自己的衣服,拿到那块怀表。但他只摸到了一只手。

他疑惑地顿住,抬头看去,发现是戴安娜正挑着眉看他。史蒂夫也忘了收回手,反复地眨眼。

戴安娜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被子:

“起床。”

“什……?”他说,“我们要去哪里?”

史蒂夫从床上起来,接住了戴安娜扔给他的衣服。

“天堂岛最高的山顶。”

“现在吗?”

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为了证实自己,还特地走到窗户边,望了望满是繁星的夜空。

“有什么问题吗?”她反问。

“你之前还说现在是最关键的恢复期!”

戴安娜也望着天空:

“没时间了。”



登上山顶的时候,史蒂夫必须要扶着树休息一下,然后气喘吁吁地又重新跟上戴安娜。重重的树林愈往前走便变得稀疏起来,最后只在头顶薄薄地笼盖了一层。在那底下有着几块巨石,光滑而刻着着好看的花纹。

戴安娜说:“我们到了。”

碰巧天际边缘处渐渐由深橘色染成淡橙色,最后金色的光终于铺天盖地的涌出来。

史蒂夫和戴安娜坐在同一块石头上,他几乎挪不开眼。

“这……这真的太美了。”他感叹,“我从来、从来没见过这种景色。”

“真的?”

“当然,”他说,“没有合适的地点,也没有时间。”

“你现在有了。”她说。

“简直就是像在做梦一样。”

史蒂夫收紧了他们牵在一起的手。




+++




等他能够驯服这岛上的一匹纯黑色的马时,他的伤都开始结疤了。他虽然耗费了不少力气,但却都是值得的。他一直在森林和小溪之间晃荡,晚上才回去。远远地,他就看见戴安娜站在马厩旁。

史蒂夫从马背上下来:

“等我?”

“嗯哼。”

他点头,“看样子你想说点什么。”

“没错,很重要。”

“那我们进去说------”

“就在外面。”

史蒂夫被她打断,愣了一两秒,还是同意了。他脱下外套,披在戴安娜身上。正帮她整理的时候,戴安娜说道:

“你说曾说过,希望有更多时间。”

她的鼻尖离他的脸不过几厘米,史蒂夫在戴安娜的眼中看到了他们头顶的星空,璀璨耀眼。

“而这个愿望已经被善意的神实现了……”他喃昵,“如果你准备我问想做些什么的话,大概是向你展示人类在没有战争的时候会做些什么事情吧。”

“那就向我展示。”




+++




史蒂夫点亮了船头的灯,暖色晕染了周围的雾气。他们远离了天堂岛。戴安娜坐在简陋的毯子上,看着史蒂夫,淡淡地微笑着。

“多像第一次,”他说,“你还想温习一下宝贵的经历?”

“如果你指那繁琐的礼节,还是算了,我不想再换二百二十六次的衣服。”

史蒂夫笑着,坐在她旁边。

“我觉得你还挺喜欢的。”

“我很乐意看到你这样换衣服,我就在旁边待着。”

“你确定?我品味很好的。”

“谢谢,不用。”



戴安娜过了一会又问道:

“……除了早上起床之后,人类会读报纸,还会做些什么?”

史蒂夫静静地看了戴安娜一会,说道:

“唔,我们还会一起做早餐,各自去工作,下班以后回来吃晚饭,如果条件允许会一起去附近散步……”

“就这样?”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选家具、买食材、去旅游之类的。”

“但那只是在休息日,是吗?那样的话……”

“挺不自由的,”他补充,“是啊,远没有这里的生活美好,所以你也不必向往或是尝试人类社会的生活习惯。”

戴安娜不语。

“但我还是推荐我们的舞,”史蒂夫朝戴安娜伸出手,“请允许我……?”



原本因为海浪,船就摇摇晃晃的。他们站在上面便动作有些夸张而滑稽,到后来他们都笑了,靠在一起便不再动了,仅仅是安静地呼吸着。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到不了伦敦吗?”史蒂夫问道。

戴安娜弯着嘴角:

“我知道。”

“我可想念天堂岛的沙滩了,”他将戴安娜滑下肩头的一缕长发捧在掌心,“毕竟要是领教你们亚马逊人的舞蹈的话,我可不敢想象在船上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回去?”

戴安娜哑然失笑:

“你想学习我们的舞蹈?”

史蒂夫瘪嘴:

“人生总是要尝试第一次。”





+++




“哇哦,”史蒂夫说道,“这段时间真是越来越长见识了,不过说真的,你不能在我们那里这么跳舞。”

“我不会的,绝大多数人学不会。”

史蒂夫耸耸肩。

戴安娜将船灯摆在他们之间,照亮了他们两个的脸。

“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飞行员,记忆力很好,”他说,“还记得身后的山崖吗?”

戴安娜朝后望去:

“入侵者。”

“没错,我还记得他们给上面添了不少的伤疤。”史蒂夫说。

“而现在它们没有了。”

“戴安娜,”他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的照片,我发现的一张你站在战斗机前的照片,然后我可能,无意中许了一个愿,我知道这很糟糕……”

“不不不,这没什么可糟糕的,戴安娜,”他说,“这很正常,说实话,我非常感动,真的。”

戴安娜摇头:

“看来即使是神,也不能逆转事实。”

史蒂夫也摇头:

“这不更说明生命的宝贵吗?”

“……你是对的。”

“但奇怪的是,我还是对此略有一些庆幸。”

“为什么?”

“神,长生不老的,但是我会老,当然了我老了还是超越普通的水平,可------”

“我不会因为外表而讨厌你。”

她不解,史蒂夫也预料到了她的反应。

他说道:

“我知道。”

戴安娜侧头:

“我知道这行不通,我不应该把你锁在我的梦里。”

“也就是说这么长的时间其实你那里只有一晚上?”

“对。”

“那真的给了我太多借来的时间了,我非常满足,戴安娜。”

“所以你是真实的,有感觉,有独立的想法。”

“我很大可能不是你幻想出来的,”他说,“这是真实的,我可以证明,我会推荐一些除了冰淇淋以外,还有更好吃的食物,等你醒来就知道了。”

“更好吃的?”

她的声音带上了几乎是察觉不到的哽咽。史蒂夫听出来了。

“我保证,”他说,“而我的品味一向很好。”



他推荐了他能够记住的一些餐馆和小摊,也许还有些没有因为战争而消失,他还列举了一些著名景点,或许把他一生的所见所闻都倾倒出来了。

戴安娜在他的肩头渐渐地陷入了浅眠,她的头一歪,额头正好抵在他的脖颈处。

他说得太长太久,说到口干舌燥,但却永远也不知足。

史蒂夫看着已经熄灭的灯火,说道:

“晚安,戴安娜。”

她潜意识下地嘟囔着:“……晚安。”

随即她听见史蒂夫的一声轻笑,那句话几乎要被海风刮走了,她差一点就没能听见。

他说:

“我爱你。”





戴安娜骤然醒了过来。

她摁着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意识到她的确回来了。这是她短期租用的小木屋,离城市不算太远,但又听不到喧嚣。

可现在有一种奇怪而突兀的声音在她的房间里回响。她一开始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当她余光掠过床头柜上放着的表盘时,她怔住了。

那是秒针走动的滴答声。

戴安娜轻轻地将它拿起来,攥在手心。

她缓慢地闭上了眼睛,将钟表冰冷的表面贴在自己唇上。





END





NOTES: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与美,但这是我一种观影后的幻想情景,电影里他们俩甜虐交加,我直接泪崩。










评论(29)
热度(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