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刺客AU】方位空缺【油炸玫瑰,CH.4】

>配对:麦克斯韦·罗斯/雅各·弗莱


>梗概:艾吉奥正被一些太过于逼真的幻觉所困扰时,他收到了自从刺客组织成立以来第一次召集分散在全世界各地的刺客首领汇聚在一个秘密地点开会讨论千年以来首次刺客与圣殿骑士准备联手的消息……路途上他对早就预料到的埋伏以及其他事情一点也不觉得出乎意料,除了他将会遇到另一名刺客这件事以外。



>前情提要:CH.1   CH.2   CH.3


NOTE:这次是油炸玫瑰这对的场合了,天果然是第一对我写过的AC系列的西皮,如今写来还是超爱他们,超超...

Project.序列5.完结(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5




   贝罗是一个‘半桶水’。顾名思义就是他不是完全的一个黑鸦帮的小弟,他先是从暴徒帮的小弟中途跳槽到黑鸦帮的。他本来在暴徒帮当小弟当的好好的,没有什么争斗,每天上班晚,下班早,甚至连夜宵都会在工作岗位解决,生活非常舒适。直到有一天非常明媚的早晨,没错就像今天的太阳一样明亮,在伦敦其实是非常罕见的---他所分配的地区上空的宁静被刺耳的警报给彻底打破。

    他在河岸街,那是一个非常非常舒适的地方,不但整个暴徒帮的首领在这个区域,而且这里也靠近警戒最严密的白金汉宫。他的搭档贝拉是一个技术非凡的狙击手,她...

Project.序列4.2(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4.2




    这穿着粗陋,脸上满是灰脏的痕迹的小孩头上扣着并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肥大的帽子,他伸出手挠了挠自己的脸,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非常礼貌,也使自己说出口的口音尽量朝非常传统的贵族的发音靠近:“先生?你是在找我吗?”

    叫奥伯龙的也许不止他一个,他仰头看着面前这个穿着非常奇特的人。他没见过的东西太多了,但还是能凭借衣服的材质分辨出穷富身份高低。站在他面前的绝对不属于这片区域。

    面前的大人迟疑的蹲了下来,他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奥伯龙曾经...

Project.序列4.1(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4.1




    英国刺客费力的睁开比平常沉重不少的眼皮,从窗户散射的金色的阳光让他不适的眯起眼睛。他陷在柔软而又温暖的被子里,像是一尊雕像无法移动,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在努力回忆起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才会时隔这么久感受到像是肌肉酸痛的滋味,他还记得上次感受到是为了成为一名刺客而做的体能训练。他仔细的回忆着,昨天应该没有和黑鸦帮的小弟一起出去喝酒,也没有打黑拳受伤---

    窗子外面传来尖锐的鸣叫,比他们的火车拉的汽笛更要刺耳,雅各皱起了眉头,他不记得英国会有发出这样声音的东西在街道上---他把...

Project.序列3.2(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3.2


    穿着火红色,边缘绣着金色的丝线的旗袍的刺客抱着几本书从休息室路过,她只是下意识的往底下一望,看到今天值夜班的雅各正漫不经心的趴在咖啡桌上,手上百般无聊的转着帽子。邵云把手上的工作一放,她听说这位英国刺客的任务失败了,但这并不算结束,委托人很显然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于是雅各 弗莱必定还要再去一趟。

    但是这样的雅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即使把伊薇气的跳脚,雅各也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愧疚的,他似乎永远都是处于一种非常乐观的状态。不像现在,焉了似的,闷闷不乐。她在走过...

Project.序列3.1(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3.1


    如果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留心注意的话,他们就会发现有一个男人已经在阿罕布拉音乐厅附近鬼鬼祟祟的转悠半天了。这个人就是雅各 弗莱,很显然他对现代的所有建筑都变得光溜溜的非常的不适应。想想不久之前的建筑都还是大部分由真材实料构造而成,而现在很多建筑都由玻璃建成,尤其是圣殿骑士的总部,全是玻璃大高楼。但他又同时非常庆幸英国人的传统,正是这种传统,在除了城市中心的关键的建筑以外,很大一部分的房屋都还保持着旧时的模样。

    至少白金汉宫的外面都基本没变。...


Project.序列2.2(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2.2




    在伊薇的心目中,雅各已经算的上是她见过的男性之中比较帅气的了,她的弟弟,怎么可能差到哪里去。

    她戴好自己的名牌,上面印着她的名字,下面小小的点缀着一行’UB’公司。她不动声色的皱皱眉,整理好自己的白色衬衣,顺便看看自己的深蓝色牛仔裤是否穿的得当。现代的衣服,距他们俩个到达这个世界已经有个大半年,每两周会到这个地方值三次班,一次夜班。由于他们是双胞胎,所以经常会被排在一起。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发现一些端倪。


    刚才她提到雅各的...

Project.序列2.1(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2.1


    “为什么?”

    【Why?】


    “万事皆有其原因。”

    【There is always a reason for everything.】


    那听上去根本不是个解释。雅各想着,这些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他站在这片空空荡荡的世界里,一个残破的精神世界。之前两个人相杀的画面已经消失了,只留下来一副早已冰冷的躯体。...


Project.序列1.2(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1.2


    雅各在房顶上蹲着,鹰眼视觉让一切都变得灰暗,唯有站在场地中间的几个人带着金色或是绿色的亮光。

    女孩皱着眉头,一副故作老成的样子,叉着腰(根本就没有腰),用着稚嫩而尖细的声音冲着地上的男孩责怪道:“雅各 弗莱!你又弄脏了衣服!看看你那脸上的伤痕!你待会该怎么给姥姥解释??”

    男孩愣住了,从地上爬起来小步快跑向下坡,一个完美的狗刨跳进了湖水里。在岸上的女孩看到这番情景瞬...

1 2 3